图文均不开放转载搬运授权。双龙组(荒x一目连),狗崽,茨酒,光切,海暗,锤基,贱虫,双黑太中,静临,土银,瓶邪,荼岩,承花,仗露,茸米,西乔,杰埼,杰佣,韩叶,岛崎辉,露中,胜出,雷安,拆逆都不吃。墙头多,写一部分最近狂吃和可能产粮的cp。

【双龙组】消逝之风(六)

 前几章链接: 01 02 03 04 05


《消逝之风》

CP:荒X一目连


  自从晴明将近探查之事坦言之后,荒再次幻作少年的模样,头发如瀑般淌下来,身着白色直衣,即刻便要出发。


  一目连虽并非首次见得荒变作这般,只是现下,再一次亲眼所见变幻之过程,饶是觉着新鲜。虽然身形是小了一圈,但在其面庞上,虽是少年的脸孔,该属于少年的青涩却全然消散。


  取而代之的,是凛然和孔武。


  荒侧过身子看了一眼站在其身后的一目连,他拉了拉对方的衣...

【双龙组】消逝之风(五)

01 02 03 04


《消逝之风》


CP:荒X一目连


  一目连说完这些话之后,就先一步走了出去。其脚步很轻,贴在木质的地面上走,几乎没有一丝声响。荒蹙紧了眉头,一言不发,停了一会儿,随后跨出了这间和室。走到外廊的时候,他看见一目连并没有先行离去,而是站在门外等候着自己。


  此时,一目连微微抬起头想对荒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却欲言又止。他看了荒一眼,随即又将头转开,走在了前面。


  而荒此时站在现在已是人形的一目连身后,约一步远的距离,他下意识伸出手想要按住对方的肩膀。...


【双龙组】消逝之风(四)

01 02 03

《消逝之风》

CP:荒X一目连


  荒从晴明安排的居室内醒了过来,他现在仅仅身着一件靛蓝色偏青的里衣。荒想起这衣服似乎还是这片领域的人类君主的下达命令允许过后自己才能穿的。


  一些颜色是被禁止的,除非下达特赦。


  当神明自身的能力没有消失的时候,人类便会收起本性的恶,为了获取神明的力量,不惜违背自己之前所制定的规则,低下头颅,将神明重新捧上了一个新的高度。


  自私、邪恶、冷漠。


  憧憬、恭敬、畏惧。...


【双龙组】消逝之风(三)

《消逝之风》

CP:荒X一目连

【01】 【02】


第三章


  晴明唤出的了一个纸人,让它走向了屋外的廊上。


  “天色已经不早了,博雅你……早些休息吧。”


  博雅此时已经有些困倦了,他打了个呵欠略一点头,便转过身子跟着纸人来到了旁侧的另一间和室。


  初入和室,博雅扫视了一圈,只觉得中间甚是空旷,不自觉心下念着晴明宅邸的冷清。


  还没待他想完,只见那纸人先是迈开了脚步冲向了房间的壁柜,博雅借着昏暗的灯光眯起了眼睛细看,发现那纸人已经把壁柜的...

荒酱的上色练习。私心打个双龙tagQWQ

【双龙组】消逝之风(二)

《消逝之风》

CP:荒X一目连

链接:【01】


第二章


  行走在晴明的宅邸的外廊之上,双脚踩下去接触到了房屋的地面,不管是否隔着布料,足底都会感到生冷。现下荒已经将少年化形收回,恢复成了原本身材高挑浑身遒劲的成年男子模样。


  他微微偏过头,瞥见了一目连缄默的神色,原本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只是蹙了蹙眉,同样保持着闭口不言。


  互相的不言语让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微妙起来。虽然分明是并肩而走,却犹如隔着一层看不见摸不着的轻纱似的。


  荒是第一次觉得晴明宅邸屋...

【双龙组】消逝之风(一)

《消逝之风》

荒X一目连

第一章

  夜色沉寂下来,无半点星光。


  天空是被浸在装满在浓墨的染缸里的锦缎。它的黑,稠而纯粹,如孩童未被风尘侵蚀的黑色眸子,亦如将使用了百年的砚台尽数杂碎了之后,用粉末混着醴泉之水,向上抛洒去,原本往下落的水,全都自上而下缓缓飘到了天上似的。


  在无夜市的此时此日,整个京都仿佛映倒映在了“穹顶”这面镜子上。整个都城里,犹如笼罩上了一层轻薄朦胧的面纱。


  无灯无火,无声无迹。将屋舍分隔开来的纵横交错的过道上,没有了白日里市的喧闹和繁华。到了这个时间,反倒是冷清的紧。


  都城西侧的右京区的许多矮房内,妇人已经安抚了孩童进入梦乡,而...

线稿练习有参考~

【海暗】你的视线(四)

更新作生日贺文。社长生日快乐!(虽然晚了一天)

Chapter03:戳这里

Chapter04:戳这里

试阅部分如下:

……

Atem没有想到海马提出这样的要求。或者说他意识海马的行动之后或许还潜藏着什么他所不知晓的东西。

然而想太多终究会阻碍他的行动。

未雨绸缪可以看作是深思熟虑,但同样也等同于犹豫。然而太过犹豫,往往会在刹那间失去许多并不想失去的东西。

就好比原本可以通过身体的条件反射接住不小心被触碰并从桌面上掉下的玻璃杯以致于使其避免支离破碎的命运,但如果多多一些思考的时间,比如去想一下该怎么去接住这个杯子,那么在还未来得及伸出手的时候,玻璃杯早就掉落地面粉身碎骨了。...

最近写文的循环曲

2015-2017年的上色进度。

P1:2017年10月25日上色

P2: 2016年12月上色

P3:2015年4月20日上色

【土银】我已经感受到了

前言:

鸦天狗土方X九尾狐银时

银时生日贺文!!!!!银桑生日快乐!于是在10.10这天就写土银(¯﹃¯)

————————————————————

《我已经感受到了》

  从他诞生之日起,他曾用过纯粹的眼光看待这个世界。就单纯地以为万事万物或许都和自己的尾部的颜色一样,是白。


  不愿意承认把除了自己以外的事物都想成单一色彩的自己是愚蠢的。到后来还是认清了这种现实。可是无法说出口,也没有对象去诉说。   


  他渐...

【瓶邪】古早段子整理

就是一些小段落整理合集。

之前那个over了。

链接:http://pan.baidu.com/s/1kVKdcKf 提取码:24b2

这个时候就是要保持微笑╮(╯▽╰)╭

土银条漫第三P。试着弄了网格。接吻动作对我来说超级难QAQ所以卡了很久,然后9月7日画了一通宵画完啦。开心(~ ̄▽ ̄)~

第二P:戳这里

第一P:戳这里

【茨酒】酒乃禁物

《酒乃禁物》

茨木童子X酒吞童子 OOC慎,点梗文,有一点肉渣。

“安倍晴明,替吾将这物什交给挚友。”

  面对独自出现在阴阳寮的茨木童子,晴明忽然眯了眯眼睛。他总觉得如果应承下这件事,可能不仅仅是招来麻烦这么简单。

  而茨木童子所拿来的酒壶,即使是封了口,却能嗅到那一星半点的酒香。


  怕不是用特殊材料酿成的酒?

“这东西,还是你自己交给酒吞童子吧。”

  他缓缓开口,收起擅自,轻轻敲了敲酒壶,面上却不露出半点迟疑。

  “吾,已无颜面去见他。”...

凑了50天终于把荒凑出来了/(ㄒoㄒ)/~~终于可以和连连在一起了!PS:听到有人说荒怎么不好我就很难过。我真的很喜欢他!我觉得他很好!而且,我认为,没有弱的式神。只有不够肝的阴阳师QWQ

再说一句:视频观看要点两遍。。点一下出来播放的,然后再点一下就可以看了OTZ

【清水ABO】【双龙组】关于相遇和离别

《关于相遇和离别》

  现代paro。ABO点梗。双A设定(成分比较淡,就是很清水OTZ)。故事也很恬淡。认真情话荒,微虐,慎。


  摄影师荒X画家一目连


  他已经活了很久很久了。久到曾经和他达成契约的阴阳师已经转世,而他在时光中,渐渐遗忘了许多东西。他是一目连,是曾经的风之神明。而堕为妖之后,在和阴阳师以及人类的接触中,或许也逐渐沾染上了人类的一些特质。


  具体他自己并没有刻意去察觉,只是觉得身体上或许会有些不太一样,甚至逐渐能够嗅到许多味道。这些于他而...

呃,快500粉了。。开个点梗吧


抱歉占tag.快500粉点梗(虽然还没到500),欢迎大家来点文梗。在评论区留言想看的cp(可以带上梗也可以不带)。
图很慢,而且不熟练在学习中。所以可以点文。
感谢大家的厚爱。。我这个咸鱼应该做点什么了【鞠躬】
cp的话,最近沉迷阴阳师,个人喜欢写双龙组(荒x一目连),狗崽,茨酒,阎判,晴博,黑白。

然后是,银魂:土银,冲神。游戏王:海暗。一拳超人:杰埼也可以写。还有灌篮高手中的流花。

有想看原耽后续的也可以催一下更(估计没)

然后是极其可能ooc的cp(喜欢但是一直没太敢写):超蝙,猫鼠,韩叶,露中,瓶邪,金剑,喻黄,佐鸣

欢迎来点梗和交流。

中短篇为主。肉或者各种play就算啦,因为...

【双龙组】请留于此处

CP:少年荒X一目连(80%),成年荒X一目连(20%)

清淡温暖的伪文艺。OOC,慎。

  在海边的村落里,有一个拥有“神祇”的少年。他能够预见即将发生的灾祸,给人们带来福音。他会在自己的梦中梦到不久后即将发生的事情,所谓“预知”便是这样的事。起初,他觉得自己负有帮助他人的责任,于是毫无保留的将自己所预见的事告诉别人。


  村们一开始对他是怀有戒心的,但当他准确地说出了一些小型灾祸并提前让村民做好防范避免了一定程度的损失之后,人们开始将目光转向了这位少年。


  在被人需要的时候,他被村民唤作“神之子”。当然,只是在被...

土银条漫第二P~

第一P:戳这里

第三P:戳这里

手速不快,而且人体纠结狂魔。所以更新得很慢。见谅。QWQ

土银条漫第一P~已经尽了最大努力来画啦。作为一个文手。╮(╯▽╰)╭图文复健中。这是很早之前就已经分好镜的条漫。现在抽空补全画完。PS:这是一个小故事哟~

第二P已经画完了(躺尸),地址戳这里 :第二P

【狗崽】执迷不悟

CP:大天狗X妖狐         

  如果所谓相遇就是那样突兀的事情的话,那么后来发生的一切都将被世人当做谈资或者笑柄。若非绝对,定不会去寻求。如若不然,宿命因果也将变成白纸一张,用火轻焚,便丝毫不会剩下。


  千万种事,并非只有“如果”能够一言以概之的。如果事情的开始和结局都有如果,那么世间也就不会有“追悔莫及”之感了。


 自人体凡胎整个消亡化作妖之后,世间于他而言似乎失去了意义。如果,在当时的选择与那时迥乎不同。那么结果会有所改变么?...

沉迷在这首歌中无法自拔。

【狗崽】式 by 阿背

《式》 

大天狗X妖狐(ooc,慎)

“美丽的少女啊,请稍微馈赠于我你的芳泽。”

  那个面容带着一丝魅惑的妖狐,在寮中,常对其他女性说这句话。

   在他开口说的时候,会习惯性打开手中的折扇,遮住其口鼻,只露出一双微眯起来的,藏着狡黠的眼睛。

  让人猜不出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是否是在笑着。还是——除了眼睛以外,五官的其他部位都是僵硬的?

  就在那天他已经不知多少次对待在池塘里的鲤鱼精,对着在花朵摇手鼓的蝴蝶精,对着在阴影处飘浮在空中的雪女,对着一起在院子里玩赛跑的山兔和来做客的...

估计没有多少人会和我一样,立志把崽也升6星。我先把狗子升6星。第二个6星就决定是崽了owo。【抱歉。容我占一下tag】

【狗崽】隐 by 阿背

《隐》

大天狗X妖狐  (ooc,慎)

  那只毛色暗淡的狐倒在满是泥泞的地面奄奄一息的时候。它认定自己大概会在正午的时候死去。

  然后,它想着自己肯定会在那之后被乌鸦吃掉。

  它的毛和着血结痂在一起,然而新添的伤口又流淌出新的血,和泥土和尘埃粘黏在一起,让它浑身上下都失去了原本的毛色。

  它身体上布满了伤口,其中有被农具狠狠捶打的,还有被田间孩子用石子所砸伤的。它分不清这些,这些对它来说太困难了。它现在只知道,这些伤带来的疼痛让它无法发出声音。

  它甚至...

【土银】匣(四)by阿背

第三章地址:戳这里


(四)


  为了解开这一切,他决定去一趟万事屋。


  土方十四郎的直觉告诉他,一切宿因源于此处。


  到了第二安,在安排完工作的相关事宜并且处理完案件的资料和报告之后。土方正襟危坐,向近藤开口了。


“十四,你不会是身体上有什么问题吧?说回来,这还是第一次十四你主动要求把休假提前。所以我在想,会不是是你健康状况除了问题所以才做这种决定的?”


  近藤一脸凝重地开口询问,他的话语间透出关切。


“啊啊,土方先生肺癌晚期了!特大喜讯!土方先生肺癌晚期了!特大喜讯...

【土银】匣(二)

第一章:戳这里


(二)


  那个时候,那个穿着黑色制服,配备妖刀村麻纱,在街道上巡视的人走着走着似乎就忘记了自己出门时的目的。


  他挠了挠头,掏出烟盒想抽一根。然而在他做完这一系列动作之后,才回忆起自己就是为了买烟才会出现在街道。于是他叹了口气,无奈地用手捏瘪了烟盒。


  抬头用视线搜索了一遍,紧接着,他走到了最近的垃圾桶,扔掉了那个空的烟盒。


  “那家伙·····”


  他发出声音,意...

【土银】匣(一)

前言:

土方十四郎X坂田银时。虐。BE。可能轻微OOC。不适者慎。

《匣》


(一)


“副长!副长!·······”


  当土方十四郎回过神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居然在批阅文件的时候睡了过去。而叫醒自己的则是要向自己报告调查情况的山崎退。


  该死,居然在工作的时候睡着了,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发生。他这样想的时候,表情十分复杂。他迅速用双手撑起上身,眼皮刚睁开,视线内所呈现的东西还很模糊。于是他抬起手来揉了揉。...


【土银】《勿以痛吻我》

前言:土方X银时。写的是土方和银时互相用彼此的嘴巴狠抽对方的嘴巴的故事。银诞生贺,极短极短。银桑生日快乐。

勿以痛吻我

By 阿背

  当坂田银时被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弄醒的时候,他除了感到火大之外,就只剩下想把屋外那个扰人清梦的家伙大卸八块的冲动。然后他强制自己冷静下来,连身上的睡衣都因为疲惫而懒得换下,就那样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一边骂骂咧咧地边伸出小指挖着鼻孔,一脸睡眼惺忪地去开了门。

 在拉开门的前一秒。他还在挠着自己头发,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被打扰到睡觉之后的不耐烦。

  而当他看清来人之后,他条件反射 性做出的第一个...

© 回旋婉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