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均不开放转载搬运授权。双龙组(荒x一目连),狗崽,茨酒,光切,海暗,锤基,贱虫,双黑太中,静临,土银,瓶邪,荼岩,承花,仗露,茸米,西乔,杰埼,杰佣,韩叶,岛崎辉,露中,胜出,雷安,拆逆都不吃。墙头多,写一部分最近狂吃和可能产粮的cp。

【双龙组】消逝之风(一)

《消逝之风》

荒X一目连

第一章

  夜色沉寂下来,无半点星光。


  天空是被浸在装满在浓墨的染缸里的锦缎。它的黑,稠而纯粹,如孩童未被风尘侵蚀的黑色眸子,亦如将使用了百年的砚台尽数杂碎了之后,用粉末混着醴泉之水,向上抛洒去,原本往下落的水,全都自上而下缓缓飘到了天上似的。


  在无夜市的此时此日,整个京都仿佛映倒映在了“穹顶”这面镜子上。整个都城里,犹如笼罩上了一层轻薄朦胧的面纱。


  无灯无火,无声无迹。将屋舍分隔开来的纵横交错的过道上,没有了白日里市的喧闹和繁华。到了这个时间,反倒是冷清的紧。


  都城西侧的右京区的许多矮房内,妇人已经安抚了孩童进入梦乡,而她自己在编织了一会儿织物后,也同自己的亲密之人同寝而眠。


  都城东边左京也没有身着“振袖”的舞姬进行表演,更不可能会有会有乐师以尺八吹奏出高雅之音。


  白昼的繁华仿若幻境坠入了流经都城的河水深处,众人齐观着笙歌燕舞则更似梦境一般缥缈。


  就在此静谧如凉水的夜晚,左京北部一幢宅邸的大门开了一条缝。一个身着深色狩衣的身影瞥头望了望四周,略微颔首,若有所思。然后那个黑影立即闪身融进了黑夜之中。


  负责看正门的奴仆晚上起夜,刚从床铺上爬了起来,睡前多饮了几杯酒。却不料刚睡没多久,不眠,反倒是内急要速去如厕。


  但他奔去院中之时,因没止住心口的好奇,却不慎从那门缝中探了头过去。结果倒是被那隐隐戳戳的人影给惊地原地跳了三尺高。结果如厕未成,反倒是尿湿了裤子。


  然而,不管惊吓也好,还是期待也罢,待他再仔细看那门外,竟然什么东西都没见着。那奴仆还没顾得上自己湿透的裤子,大叫一身,恍惚以为自己下腹憋得太急,倒是因此看见鬼魅了。


  反观到此时位于左京偏西北方位的阴阳寮之中,就在这安静的夜晚,一男子正着白色直衣斜着躺卧在自家宅邸之中,与另外一名面貌神采飞扬的男性对弈。


  屋室内放置着两盏浸油的灯台,灯芯在借着灯油的效用在燃烧着,然而火光依然微弱,只能照亮那围棋的棋面以及对弈两人之中,一人专注至焦头烂额另外一人则看不出其中深味的面庞。


  “博雅,这局,是你输了。”


  其中一人眯了眯眼睛,语气波澜不惊,缓缓坐正了身子之后,打开了放置在自己身旁的折扇,随手又把扇子合上,敲了敲输掉棋局的人的脑袋。


  并在同时,他幻化了几个原本毫无生气的纸片成了活灵活现的小纸人。


  只见那些灵动的纸人悄无声息地走出了这个房间,然后再次进来之后,已经合力把泡好的茶给端了出来。


  源博雅长叹了一口气,看着纸人端来的茶,也跟着笑了起来。他换了个姿势,调整好了自己的坐姿。


  现在他的双手压在了自己的膝盖上,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从早同你下围棋,一共七七四十九局,我整整输掉了四十七局。还有两局,都是子数相等的合棋。”


  “无需放在心上,若是比射箭,我定是不如你的。”


  安倍晴明说完之后,便没有继续开口,只是自顾自地倾茶。他将吩咐纸人下去后,细细闻起茶的香气来,却是迟迟没有饮下去,他觉得这茶若是自己一人独饮,似乎总少了些滋味。


  刚想让源博雅同自己喝罢茶在走,对方却兴致勃勃地说起了下次比试的内容。于是晴明只得把茶盏放到了一边,摇了摇头,吐出了四个字。


  “一言为定。”


  说完,源博雅欲起身离开,却在刹那间在门口感受到了一种无形的威压之感。那种感觉让他无法很自如地迈开脚步。他看了一眼晴明,发现晴明此时已经站了起来,也在同一时刻盯着门外的某处。


“晴明,难道是妖?结界被打破了?”


  晴明并没有动作,他打开擅自,扇了几下。没有感受到风,更像是习惯性的动作。或许这样简单的动作能够让他冷静下来


  他能感受到一部分气息,但是这和妖又不一样。如果真是妖强行撞开他在门前所设结界,那那只妖一定会受到较大的损伤,这空气中必定会带有血腥味。


  而且他所设结界一旦被破除,他会有所感知。即使并非他本意,他也依然能够知晓。无需破坏结界就可以来到这宅邸,但是现在却不能立即现身。

  

  想必是有相当棘手的情况吧。


  “晴明,这里怎么忽然有一股海水的腥味?”


  “腥味?”


  晴明重复了一遍,他思考了片刻,似乎已经有了答案。然后他转过身子对着门口处开口问道。


  “荒,你为何会来此处?而且,还是以这般姿态。”


  隐匿在黑暗出的身影渐渐显现出来,一个面容清逸的少年走了出来。虽然外貌上着实让晴明和博雅震住了,但是还未来得及考虑这其中原因的时候,少年用冷冽的声音开口说道。


  “晴明,布置结界。”


  于是晴明并没有多问,他使用符咒当即用术将结界给设置好了。而一直在旁侧的博雅总想要开口说什么,却觉得话都噎在喉头说不出来。


  “现在,可以了。也不会因为意外情况误伤到我们了。”


  少年的表情在微弱灯台光亮的映照下才稍稍显得缓和了一些,然后他越过门栏,直接坐了下来,然后将颈侧的衣领向下拽开。


  “关于这个,你是否有头绪?能否除掉?”


  晴明当时看到,就在荒的左侧脖颈处,有一团青黑色的烟气积聚上方。看似与荒是分离的,但是,那团气体仿佛有着自己的生命一样,攀附在少年的脖颈处。


  那团烟气虽然不似晴明之前所见妖怪那般多茹毛饮血,却也叫普通人类光是看几眼之后,便觉得脊背发凉、不寒而栗。


  若他晴明并非阴阳师,而只是一个普通的樵夫的话,恐怕此时已经因为恐惧而命丧黄泉。


  源博雅看到之后暗叹如果面前的少年不识荒而是普通人类的孩子的话,恐怕早就因此而毙命了。他忽然间知道了为何荒幻化成少年模样潜行来此。


  如果还是以平常姿态的话,力量也会随之增加,那么这团不知是什么的“活物”可能会带来什么后患都未曾知晓。


  博雅看了晴明一眼,少见地发现晴明此时居然眉间紧蹙。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晴明这般表情,与平时的面容迥然不同。而后他看向了荒的方向,只听到旁侧的晴明说道。


  “荒,我目前……只能很遗憾地告诉你,我并不能确定那是什么。那并非妖物。所以目前来看,如果要避免祸端,只能将其暂时进行封印。”


  少年几乎不假思索地便脱口而出,他神色沉稳而淡然,根本与他现在的躯体不符。


  “封印需要承担的后果是什么?"


  “可能你的颈侧部分会失去知觉,不过仅限于颈侧。因为局部封印效力并不长,所以我会派遣一个合适的式神在这段时间内,待在你的身边,加强封印的效力,以防止突发的情况。”


  少年忽然眸色动了动,他对晴明之前说的情况都没有提出异议。


  “只是对于派遣过来的式神,我希望能让……”


  荒的最后的话语没有说出口,因为他的身后忽然吹过一阵风。他没有转过头,因为只是靠气息就已经知道对方来了。他微微闭上眼睛,又睁开,少年模样已经荡然无存。

 

  他现在已经恢复了平常的姿态,面庞冷毅。他现在,就好像有对方在他便能彻底安下心来。


  一目连忽然轻轻说了几句话,看似是对晴明,其实他的视线并没有离开荒。


  “今天的茶实在是,有些苦了。”

  

  晴明则冲着不请自来盯着荒的背影根本不肯移开视线的一目连说道。


  “茶的话,还是要看与何人一同共饮才知其中真味啊。”


  一目连忽然笑了一下,他抬头的时候,发觉荒此时正在看自己。


  晴明随后用一记较为简单的符咒将其贴在了荒的颈侧,他念动咒文,符咒便忽然连着那团青黑色的烟气一同消失在了荒的颈侧。


  “夜已深了,我带荒去早些休息。”


  一目连这样说,但是他却等荒站起来,并没有选择在对方前方的位置带路,而是等到荒走上来,并排离开了。


  晴明随后又在源博雅的耳畔说了几句话,博雅便回答道。


  “恩,那既然如此,我也留宿一晚,无妨。”


下章链接:【02】

PS:长篇第一章终于码完了!喜欢的想看后面的各位小伙伴们留言评论或者小红心小蓝手!感谢!

更新得很慢,尽力保持周更,一章3000字左右。QWQ

评论(5)
热度(77)

© 回旋婉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