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均不开放转载搬运授权。双龙组(荒x一目连),狗崽,茨酒,光切,海暗,锤基,贱虫,双黑太中,静临,土银,瓶邪,荼岩,承花,仗露,茸米,西乔,杰埼,杰佣,韩叶,岛崎辉,露中,胜出,雷安,拆逆都不吃。墙头多,写一部分最近狂吃和可能产粮的cp。

【双龙组】消逝之风(二)

《消逝之风》

CP:荒X一目连

链接:【01】


第二章

  

  行走在晴明的宅邸的外廊之上,双脚踩下去接触到了房屋的地面,不管是否隔着布料,足底都会感到生冷。现下荒已经将少年化形收回,恢复成了原本身材高挑浑身遒劲的成年男子模样。


  他微微偏过头,瞥见了一目连缄默的神色,原本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只是蹙了蹙眉,同样保持着闭口不言。


  互相的不言语让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微妙起来。虽然分明是并肩而走,却犹如隔着一层看不见摸不着的轻纱似的。


  荒是第一次觉得晴明宅邸屋子外的这条长廊的距离是这般长,走了好一会儿,虽然路过不少房间。但是因为那些房间的拉门都是封闭的,再加上一目连并未停下脚步,所以荒也只能一直向前行进。


  彼此间没有言语交流要气氛莫名变得压抑而沉闷起来。荒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身旁的妖,却发觉对方的脸孔因为长廊的漆黑而无法彻底辨识清楚。


  更不用说去知晓对方是何种表情了。


  这是荒第一次体味到由心口生出的焦灼感。这让他脑海中浮现出很早之前自己还是少年时期的不好回忆。


  他不得不感慨安倍晴明的住宅居然在廊外没有油灯来照明的现实了。


  不管是一目连还是他,终归都已经经历过了漫长的岁月。所以面前的短暂的漆黑,倒不至于会产生恐惧心理的程度,只是目力所及皆为同一色,就连影子也混杂在这之间,未免影响了视线。就连迈开脚步也会变得更加小心谨慎些。


  即便是荒什么都没有说,一目连也觉察到了端倪。于是他忽然停下了脚步,荒不解地回头望着他。虽然看不真切,但是能够感受到对方正在用柔和的风去试图包裹住自己的身体。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目连忽然伸出了手,悄无声息地,握住了荒垂下的手指。


“我用风来做指引,这样的话,即使没有光亮,也不用担心了。”


  对方笃定地开口说着坚毅的话,荒凝神尽数听了进去。他没有反驳,欣然接受了。随后他过身子,索性直接闭上了眼睛。


  他意外发现原来闭上双眼来感受风的动向,似乎比睁着眼睛在现下来的更有实际效用。


  于是荒点了点头,紧紧的回握住的一目连的手,他无声地默认着一切。


  此时,他们的位置与之前有了细微的变化。一目连站在荒稍前的位置,他们虽然置身在一片无灯火的黑暗之中,却仿佛能够在此时能够照亮彼此似的。


  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荒依然能清晰地感受到柔和的风接触着自己的手心。他不禁想到,原来对方的掌心是这样温暖的么。


  而他所不知道的,一目连是否也在和他想着同样的问题呢。亦或者,在那风之中,又是否潜藏着不可说的心悸呢。


  他不会询问,一目连自然也是不会主动来说的。或许这风里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不可说”。


  就像是彼此相互贴合的掌心为彼此的距离也拉近了几分,可是除了当事者外,谁有能说得清,分辨得明。


  有了一目连的指引,这种带有幽闭性的让人窒息的黑暗倒也不那么令人厌恶了。


  荒不自觉在脑中回忆起位置站在稍前一点的一目连总是会时不时地说起的关于风的话题。其中有一段记忆格外清晰,那时他和对方一同品茶,他坐在宅邸外沿上,身旁放着未动一口的茶。


  那时一目连轻轻地说着自己平时用风所做的事情。包括吹起晴明阴阳寮中满地的落叶结果被纸人式神抱怨,或者是用柔风抚慰树枝上正在放声唱曲儿的翎鸟,还包括用风给院里准备给河童待的小塘里弄出些奇怪的波纹。


  现在看来,风的效用或许远不止此吧。思绪戛然而止,一目连停下了脚步。


  “房间就在此处。荒,你先进去罢。”


  荒睁开了眼睛,黑夜之中,他的眼里似乎藏着一汪清冷的泉。


  因为对方没有解除风的环绕,他能够模糊地感受到对方的身形。只不过因为没有光亮,他无法看真切对方的脸上的神色。


  “我现在要回到自己的卧房。荒,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的话,你先行歇息。”


  刚想抽开自己手的一目连却发现自己的的手被握得更紧了,皱了皱眉头,抬起头,一目连一时之间猜测不透荒接下来要做何事。


  只听到荒开口问道。


“对此,你就不存在疑惑吗?”


  或许是话语间夹带了一丝气恼的情绪,让听者停顿了一两秒。一目连闭上了眼睛,然后睁开,他此时的身体形貌已经化作妖状,额上的角也显露了出来。


  然后他腾出另外一只手,轻轻地抚上荒的脸庞。


“如果着能够让荒你冷静下来的话,那让我存有疑惑也是可以的。”


  对这样的回答,荒似乎并不满意,他轻叹了一口气。


  从很久之前开始,荒就知晓一目连能够轻易地觉察到自己的情绪变化,哪怕是一些非常细微的变化,都能够知晓。


  现下,显然是自己的心悸被看透了。


  他不是没有问到一目连关于这其中的玄机。而一目连只是笑着说“大概是神明告诉我的”。


  荒曾经猜测过,或许是一目连在神明时期感受过太多人类的情绪,所以对这方面也会变得格外敏锐起来。但是真正的成因是什么,他并不想去深究了。


  想到此处,荒才意识到脸上的传来的触感很冷,并不似之前那般温暖。他下意识用空余的手抚上对方正贴着自己脸庞的手,似乎想要给对方渡去更多暖意似的,却换来对方摇了摇头。


  “你……很冷。”


  荒开口说出口,语气有着一丝丝不稳。但是他能够感受到对方在笑,于是他用自己的嘴唇轻轻碰了碰对方的掌心。


  “毕竟已经是妖了,体温也会有所变化吧。”


  虽然的确是看不清笑容的,但是荒却能确定对方是在笑的,就像是有一个声音对着自己心在说着话告诉自己一目连此时正在笑一样。


  没由来的烦躁忽然涌了上来,荒将这种情绪强压了下去,随口对一目连说道,声音比平时柔和的几分。


  “夜凉,跟我进来。”


  “恩。”


  随后扑面而来的妖气正将荒整个围绕了起来,荒直接拉松开了一目连的一只手,然后握着另外一只将对方带入了房间之内。


  话及此,他不再多言,进入到居室之后,刚坐下,便有机灵的纸人端着灯盏走了进来。


  一目连吩咐它们放在房间的角落就好,纸人无声的点了点头,置办好了油灯,就迅速退下并拉上的房门。室内只有一盏油灯,光亮十分微弱,勉强能够照亮一寸见方的地界。


  此时,一目连忽然想到了荒和自己最初相识的那段时日,记得那时自己说过用风做了不少趣事之后,自己还能清楚地记得那个时候荒回复的话。


   荒在那个时候说的是“你还真是无趣啊”。虽然嘴上这样说着,但是一目连那个时候,却能很轻易地就发现对方的言语间到轻而淡的笑意。


  在那个时候,如果没能觉察到这细微之处的话,自己恐怕会扼制不住堕为妖之后不可避免的凶戾之气吧。


  一目连望着被微弱灯光所映照的荒的脸,想要开口和对方诉说往事。而荒却仿佛将他的心中所想,但是却只是看着他,没有开口说话。


  见荒并无开口的打算,一目连便开始自顾自地说起来。


  他开口,语气十分平静。


  话语的内容大抵是一目连刚化为妖不久后来到晴明的阴阳寮的事。当时他的妖气还处于十分不稳定的状态,在他模糊的记忆之中,他知道自己是见过荒一次的。


  具体原因似乎是那是自己初堕为妖,对妖力控制不当,造成了意识不清的情况。那个时候自己的意识仿佛被抽离了一般,记忆也变得浑浊、混乱。


  他只是依稀记得,自己好像是不慎用风割伤了某人的手。鲜血就那样流淌了下来,他在那个时刻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名为“恐慌”的情绪。


  在那之后,他立即停下了所有胡乱飞窜的风,然后整个身子也昏迷了过去。而最后他恢复了意识之后,睁开眼就看到了荒正坐在自己的身旁。


  事后,晴明解释说,自己的妖力忽然之间就开始扩散,凡是接近就会被伤到。而那个时候,荒却意外出现在了晴明的宅邸之中。只是当时,荒并没有说明来意,只是晴明询问了情况之后,就只身去往一目连所在的房间内了。


  具体发生了什么,没有人能够知晓。只知道,肆虐的风在狂躁了一阵之后停了下来。晴明拿着扇子再走进屋子内的时候,就看到了化妖状的一目连此时正瘫倒在荒的怀中。


  在那之后,晴明则用着暧昧不清的口吻将这件事尽数告诉了一目连。


  “荒,当时,你是否是感应到了什么?不过,我那个时候的确是伤了你,我感到非常抱歉。”


  而此时的荒,盯着油灯半闭上了眼睛,然后向着一目连的位置靠得近了些。


“事后也有桃花妖治疗了,无妨。”


他看似不经意的说着,话语间带着不容辩驳的力量。


下章链接:【03】

评论(2)
热度(45)

© 回旋婉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