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均不开放转载搬运授权。双龙组(荒x一目连),狗崽,茨酒,光切,海暗,锤基,贱虫,双黑太中,静临,土银,瓶邪,荼岩,承花,仗露,茸米,西乔,杰埼,杰佣,韩叶,岛崎辉,露中,胜出,雷安,拆逆都不吃。墙头多,写一部分最近狂吃和可能产粮的cp。

【双龙组】消逝之风(三)

《消逝之风》

CP:荒X一目连

【01】 【02】


第三章


  晴明唤出的了一个纸人,让它走向了屋外的廊上。


  “天色已经不早了,博雅你……早些休息吧。”


  博雅此时已经有些困倦了,他打了个呵欠略一点头,便转过身子跟着纸人来到了旁侧的另一间和室。


  初入和室,博雅扫视了一圈,只觉得中间甚是空旷,不自觉心下念着晴明宅邸的冷清。


  还没待他想完,只见那纸人先是迈开了脚步冲向了房间的壁柜,博雅借着昏暗的灯光眯起了眼睛细看,发现那纸人已经把壁柜的拉门给拉开,并且正在试图从里面取出铺床所用的衣物。


  无奈,单薄的纸片要承受那巨大的重压,实在是有些困难了。眼看着那纸人马上就要被那厚厚的衣物给压扁了,博雅立刻走上前去,自己动手将那衣物取出合拢来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面对博雅这一好心的举动,位于他脚下的纸人,抬起了头望朝着博雅的方向望了望。那样子就像是在不满,也可能是在疑惑。


  可是,那终究是纸人,有怎么会有这些复杂的情绪。


  博雅知道那只是单薄的纸片,是听令于晴明的,似乎也没有所谓的“人类的想法”这样的东西。


  但是他总觉得被这无眼睛的纸人给望着就像是在做了什么不妥当的事情一样。


  难道这纸人,不完成命令就会被焚毁吗……


  那这样想来,自己这般好心,倒是做了件错事了。


  忽然之间,他有些不敢深究下去,叹了口气,直接就将手中的所拢之物径自铺在了房内的地面上。就在他躺下准备歇息之时,晴明此时却忽然出现在了这室内,着实惊了他。


  “晴明?!”


  博雅立刻起身,他不知晴明何时出现在门外的。面前的男子总是这般让他捉摸不定。


  “不过,万物皆有灵性,哪怕是这纸人,同样知晓情感为何物。”


  晴明忽然幽幽地说了这一句话,他略施方术,那纸人就忽地收回到了掌心。在那恍惚间,那纸人立于晴明的掌心,似乎在点头倾诉着什么,晴明听罢后眯了眯眼睛。


  “叨扰你休息了。不过,刚刚我手中的纸人,在向我告知你方才的行为。”


  源博雅望着晴明,眼神复杂,他脸上闪过一丝愧疚的神色。他思忖着或许自己多此一举还真是过错了。


  “如果是纸人没完成指令而必须被焚毁的话,还请你从轻……”


    晴明立刻让博雅止住了话头,他缓缓开口,字句平和。


“它在拜托我,向你说,谢谢。”


  “诶?”

  

  源博雅还未及时开口,晴明在说完之后就转身拉上了这间和室的门。而源博雅试着再打开那门,却发门纹丝不动,似乎是被晴明在外用了术式给封死了。


  博雅冷静下来,能让晴明做出这般行为,大约是有潜藏的危机要发生了。看似封门,实则是在夜晚施加屏障来作为保护。


  于是,在现在情况还尚且不明朗的现下,博雅也只能暂时去休息了。毕竟,空想无益。


  而此时正站在廊外的晴明,对着无月的空中,忽然长叹了一声。


  他能感受到,那种压抑感,但是他现在还无法明了这种感觉究竟是凶还是福。在他的脑中忽然忆起荒脖颈处出现的黑色烟气,他从那团烟气上感受不出什么特别异状。


  不,还是有的。他现在能知晓的就是,那团烟气绝对并非“善”或者“益”的集合。他无法预计一旦封印消失之后,这会对荒本身有何种影响。


  他毫无头绪,只能暂时稳住荒的情况。可是封印都只是暂时的,若要真正消除,那恐怕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


  只不过,对于这类事件,他向来都不曾惧怕。除了线索之外,他还需些时日。必须要有充足的时间才能将这之中的秘密揭开。


  “只是,这必要的时间,就不知还剩多少了……”


   晴明抬头望着没有一丝光亮的夜空,深沉的夜色将他的脸整个藏了起来。他边沉思着,边喃喃自语。


  与此同时,距离晴明的所在位置较远的一间和室内,现下是荒和一目连在其中。


  他们清浅地说了一些关于初遇时的事情,多是一目连在开口,而荒会时不时补充一些细节。一目连惊叹荒居然记得如此清晰,荒却只是握紧了一目连的手。


  然而在说完这些之后,两者便陷入了沉默。


“时间也不早了……”


  一目连轻声说道,他说话的时候,作势要起身离开。而他刚要起身,却在动作进行到了一半的时候,被坐在旁侧的荒给制止了。


  “你就不对我身上发生的变化有任何疑虑吗?”


  刚踏入和室的时候就已经问过一次,一目连没想到荒还会问第二次。这着实让他有些不知该如何回答。他的确是有疑虑的,可是现下他必须要做的事,不是去疑惑。


  一目连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现在要做的,就是不管会发生什么,都守护在荒的身边。


  原本他想现在就离开的,但是他此时的手还是被对方给紧握着,于是他只得再次坐了下来。


  “现在,不是该有这些想法的时候。”


  听到这样的回答的荒,眉间比平日锁得更紧了些,一目连看到这样的荒,下意识便抬起手附上对方的眉心。等他回过神来,才发觉荒同样一脸震惊。


  “你的眉间……刚才,是我失态了。”


  赶紧收回了自己的手,一目连撇过头去,将视线移开。他平静地开口,说的话语仿佛会被揉进昏暗的光晕之中。


  “如果想触碰的话,只要告诉我就好。”


  荒声音很低,却字字句句都十分有力。他希望可以看到一目连待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可以更加遵循内心。


  “荒,其实我只是想……”


  然而话还没说完,一目连就被荒接下来的动作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了。


  荒没让一目连说完话,他知道对方大抵会说什么。他轻轻用掌心感受这一目连偏低的体温,然后一把抓过对方的手,用自己的嘴唇碰了碰对方的手背。


  “你在做什么?我现在是妖的形态,如果……”


  除了惊讶之外,一目连情绪的起伏也变的明显了许多。


  “如果是担心堕妖之后妖力不稳定还会伤到我,那大可不必。”


  一目连没料到荒竟然会想到这个上面去。于是自己将疑虑藏起来,专心守护这样的选择,或许还是留有弊端吧。


  思及此,一目连凝神看了荒许久,才缓缓开口。


  “能让我看看你的脖颈间吗?”


  那灯盏此时的灯芯快要烧完了,火光摇曳,光亮也变得更加微弱了。


  荒没有多说话,开始径自将上衣给脱了下来,健硕的躯体展现在了眼前。然而夺走一目连目光的,是荒现在这般成年男子体魄的姿态下,那团烟气在失去了衣服的阻隔之后,犹如藤蔓一样萦绕在了荒的整个背部。


  甚至,还有向着手臂蔓延的趋势。密集而可怖,就像是某种不知名的植物寄居在荒的身上,而这种植物正在吸食着宿主的性命。


  “晴明不是已经封印了吗?为什么还会这样?这究竟是什么?”


  看到眼前的景象,一目连少见地急躁起来。他连着追问了好几个问题,荒不动声色。他握住一目连的手,慢慢地冲着自己的脖颈处按过去。


  原本以为会碰到那团烟气的一目连,却没想到自己的手直接就穿了过去。然后他的手就直接触碰到了荒的身体。


  对方躯体的体温比自己要高,甚至在脖颈处有些发烫。


  “封印还在,只是需要你的力量来帮助我从外界压制住。光靠我自己,是无法做到的。”


  一目连立即就知道了情况,他迅速冷静下来。他集中精神,直接让风环绕住了荒的整个身子,然后那团黑色的烟气仿佛感受到了巨大的痛苦,发出了刺耳的啼哭声。


  原本啼哭声还较为微弱,在一目连让风强行流动从而试图驱散那些黑色烟气的时候,那烟气如同有了自我意识一样,开始在一目连风的屏障里逃窜,其声音也变的更加刺耳。


  那声音,如同婴孩在啼哭,有像是男子在嚎叫,更像是女人在啜泣。一目连承受住着悲鸣之音,继续强行催动妖力。


  光是听着那样的声音,一目连就觉得自己的耳朵快要招架不住,而就在此时,荒却抬起手,微微睁开眼睛,轻轻地捏了捏一目连的耳朵。只这一下,一目连就感受到强大的妖力形成了隔膜,阻隔了那刺耳的声音。


  他抬起头,看到荒此时正紧皱着眉头一声不吭。


  为了尽快结束荒所承受的痛苦,一目连于是继续注入妖力,那黑色的烟气在最后一阵尖利的嚎叫之后,忽然尽数躲进了荒的脖颈间。


  暂时结束了。


  即使是体温偏低的一目连,此时额头上也沾染了一层薄汗。而荒经过刚才拿一遭,却是浑身都被汗水浸湿了。


  荒长舒一口气,眼神缓和了下来。他突然抓住一目连的手,紧皱着眉头,低下头用唇贴了贴对方的手指指尖。


“  谢谢。”

  

  他这样说。


下章链接:【04】

评论(2)
热度(42)

© 回旋婉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