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均不开放转载搬运授权。双龙组(荒x一目连),狗崽,茨酒,光切,海暗,锤基,贱虫,双黑太中,静临,土银,瓶邪,荼岩,承花,仗露,茸米,西乔,杰埼,杰佣,韩叶,岛崎辉,露中,胜出,雷安,拆逆都不吃。墙头多,写一部分最近狂吃和可能产粮的cp。

【双龙组】消逝之风(四)

01 02 03

《消逝之风》

CP:荒X一目连


  荒从晴明安排的居室内醒了过来,他现在仅仅身着一件靛蓝色偏青的里衣。荒想起这衣服似乎还是这片领域的人类君主的下达命令允许过后自己才能穿的。


  一些颜色是被禁止的,除非下达特赦。


  当神明自身的能力没有消失的时候,人类便会收起本性的恶,为了获取神明的力量,不惜违背自己之前所制定的规则,低下头颅,将神明重新捧上了一个新的高度。


  自私、邪恶、冷漠。


  憧憬、恭敬、畏惧。


  这些情感,在人类身上从来都未曾消失,甚至在过了这么多年之后,只需要一眼,便能将那隐藏在外白之下的内心给觉察的通透。


  想到这里,荒闭上了眼睛。无数个夜晚,每当他闭上眼睛,便会感受到冰冷刺骨的海水将自己的全身包裹的窒息和痛苦。


  甚至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久到当时的那一批村民都早已尸骨成朽,他依然无法忘记当时的情形。


  能原谅吗?


  永远不会。


  想到这里,荒又一次尝试催动自身的力量进行预知,星与月的力量在他的周身刚刚凝聚,可是刚一开始,一阵尖锐的疼痛从颈侧传来,让他轻轻地发出了“恩”的声音,只能在半途将预知给中断。


  仅仅是进行了一场未完成的预知,却让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吃力。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情况,甚至在感受到疼痛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快要无法控制住自己。


  他能够预知将有一场不可避免的灾难即将降临,却无法预知自己。


  荒忽然有些愤怒,他蹙紧眉头,然后冷静了一会儿,将自己这种心中莫名的怒火给退了下去。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不可预知的事情,荒回忆起了自己进入宫廷之中,见到的那位旧识。对方就算已经化作人类模样,但是依然藏不住那强烈的妖气。


  荒依稀记得对方背后若隐若现的九条白色绒尾。普通虽然看不见,但是他想要视而不见却很难。他不知道为什么对方要扮作美丽的女子模样,他的预知也无法看透对方所要做的事。


  不过,自从他身体出现了这种异变,并且在他发现凭借自己的力量无法对其进行祛除之后,他已经无暇顾及到那位旧识的真实目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找到晴明,希望这位流淌着妖的血的人类阴阳师能够将这种忽然出现的异状给消除。可是,对方却坦言对此也束手无策,只能暂时封印,辅以一目连来进行压制。


  “压制吗……”


  他下意识抬起手捂住自己的颈侧,那种如同被无形的绳索所死死缠绕的窒息感消失不见了。虽然这种让他几乎整夜不能安眠的不适感暂时没有出来造次,但是现在他也不觉得自己的身体状况能好到哪里去。


  荒很清楚的知道这并不意味着自己身上的异状就彻底消失了。有着人类阴阳师晴明的封印,在加上曾是神明的一目连的力量,才能够暂时将这莫名的症状给压制住。


  想到这里的时候,荒的腰侧忽然被一只手给触碰了。


  那只手力道不大,却准确无误的直接就从前往后直接往荒的腰际一揽,手上的肌肤刚好贴到了荒腹部露出的一小块皮肤上。


  那只手非常冰冷,就像是人类濒临死亡的时候的体温。


  荒被碰到腰侧的时候怔了挣,然后叹了一口气,直接将那只手从自己的身上给扒下来,然后将手捧在手心,轻轻的呵了几口气,然后双手搓揉了一阵,见对方的手上的温度似乎稍微有些上升,才将那只手给放回了贴近对方胸口的原处。


  自己昨天能有这样无梦的安稳睡眠,很大程度是因为有着一目连的庇佑。


  荒此时盯着依然是呈现妖化姿态的一目连,在思考用什么方式将对方给叫醒。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状况,他并没有与其他人一起睡觉的经历,自己平日也无需侍女叫醒,自然也不会有要叫醒别人的状况。


  思忖了一会儿之后,荒抬起手,将手放在了一目连的露出的一侧肩头上。他微微摇了摇对方。


  “一目连。”


   他叫了一声,然后他看到一目连闭上的眼睛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皱了皱眉头,似乎并不愿意从睡梦之中醒过来。


  荒又叫了一声,发觉一目连依然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


  于是荒只得俯下身子,他身上着的里衣服本来就松垮,在陷入沉睡之前还让一目连看了一遍自己身上的这种如同藤蔓一般的烟气,这个时候再因为这个动作,反而使得他的胸前敞开了一大片。


  荒觉得这样有些不适,但是他此时需要叫醒一目连。


  于是他直接凑近了一目连的耳侧,然后继续低声唤一目连的名字。就在荒唤了三遍的时候,一目连总算是睁开了眼睛。


  他看到如此衣衫不整还这般近距离靠着自己的荒,翻了个身子,努力睁开眼睛,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荒?你在做什么?”


  荒这个时候这才微微将身子往后撤了撤,此时便不再看一目连,头向另外一侧偏过去。说的话语有些生涩,毕竟他从未遇到过这样与一个人同居一室的情况。


  “叫你醒过来。”


  “抱歉,我应该快些醒过来。”


  一目连边说话的时候,也注意到了自己现在还是妖化的模样,于是他略一幻化,头上的角不见了踪影,不过失去的眼睛一侧则用头发遮了起来。


  荒在这个时候忽然转过身子一把抓住了一目连的手腕,其神情异常严肃。


“荒?!”


“你在我面前大可不必时时化作人类模样。”


“可是……”


  话还未说完,一目连的话就被突然发生的事情给打断了。这个时候突然听到屋室拉门之外发出了一声“咚”的声音,像是什么扑倒在了地上的声音。


  荒直接站了起来,他拉开了门。发现了此时正跌倒在地面上的小纸人。


  那纸人见到荒之后,赶紧爬了起来,然后不停地鞠躬。似乎是在为什么事情道歉。


  一目连在旁侧似乎是猜懂了纸人的意思。


  “它是在说为刚刚的冒犯而道歉?”


  荒看了一眼,忽然单膝跪了下来伸出手然后让小纸人站在了自己的手上,小纸人从自己身后拿出了一张黏着的符咒,然后就直接往荒的面前递。


  “它的意思是让你把符咒贴在它的前方。对,就是脑袋的位置。”


  荒点了点头,然后照着小纸人的意思,把符咒贴在了小纸人的头部的位置。就在一瞬间,纸人就像是御风之术一样,在空中漂浮了起来。


  然后它又飘着比划了一阵。


  “它说什么?”


  一目连顿了顿,直接开口道。


  “晴明派遣它过来侍候更衣。”


  荒对此既没有应允但是同样没有拒绝。他想到或许在晴明的宅邸之中就没有其他的人类仆人,这些生活之中细碎的事情都是由小纸人完成的。


  “这件事情就由我来吧。”


  一目连开口对着小纸人说道,他的话语里似乎带着柔和的风。小纸人听到一目连的话之后,有些慌张,绕着一目连飞来飞去,似乎是觉得自己接到的指令没有完成,回去可能不好同晴明说。也可能是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做,所以觉得愧疚。


  “你同晴明说,有我在,没事的。”


  小纸人似乎还有些犹豫,思考了一会儿之后,才点了点头。


  直到小纸人飞出了这间屋室,荒才一摆手,将自己身上的衣物给幻化了出来。就算是待在自己平日里常住的宅邸内,面对人类的君主送过来的侍女,他也只是让她们稍微清扫一下院落和居室内,平日里的就寝和更衣,全都由他自己着手进行。


  人类的贵族送他的侍女,他自然是知道其用意,只是他并不会碰那些女子。他也不会限制她们的自由,只说一句“去留随意”之后,便长时间待在居室之内,进行预知。


  他只需一眼就能知道那些早就心有所属的女子是被迫来到这间宅邸,如果有所不从,那么等待她们的将是更加悲惨的命运。


  罢了。


  他便留下那些愿意待在宅子之中的侍女让其做些杂活,其他的悲苦地被视作工具的却心不在此的女人,便给予其自由。


  而他同样知道,人类从古至今都认为自己的许多行为已经亵渎神灵。他很清楚,许多人类会将自身的贪婪与神明等量齐观。


  平日里,他一日三餐都吃得甚少或者几乎不用。若是吃,也就是就是品尝其滋味。或许这种情况,到了晴明这里,会有所改变也说不定。


  就在穿好身上的衣服的同时,荒才注意到一目连身上穿着一件素白色的里衣。而一目连此时也是一挥手,荒忽然觉得自己被风给迷了眼睛。


  荒闭上眼睛又睁开,一目连已经换好了平时穿的衣服,外面批上了一层羽织。


  “走吧,去见晴明之前,洗漱一下,然后吃些午食吧。”


  一目连柔和的声音就这样传入荒的耳中。

“荒,刚刚晴明用‘术’通过风告知我,他有些事情要同你说。”


下一章:【05】

评论
热度(25)

© 回旋婉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