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均不开放转载搬运授权。双龙组(荒x一目连),狗崽,茨酒,光切,海暗,锤基,贱虫,双黑太中,静临,土银,瓶邪,荼岩,承花,仗露,茸米,西乔,杰埼,杰佣,韩叶,岛崎辉,露中,胜出,雷安,拆逆都不吃。墙头多,写一部分最近狂吃和可能产粮的cp。

【双龙组】消逝之风(五)

01 02 03 04


《消逝之风》


CP:荒X一目连


  一目连说完这些话之后,就先一步走了出去。其脚步很轻,贴在木质的地面上走,几乎没有一丝声响。荒蹙紧了眉头,一言不发,停了一会儿,随后跨出了这间和室。走到外廊的时候,他看见一目连并没有先行离去,而是站在门外等候着自己。


  此时,一目连微微抬起头想对荒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却欲言又止。他看了荒一眼,随即又将头转开,走在了前面。


  而荒此时站在现在已是人形的一目连身后,约一步远的距离,他下意识伸出手想要按住对方的肩膀。


  “不用刻意等我。”


  一目连则偏了偏头,微微眯了眯眼睛。只一瞬间,一目连脸上的原本就清浅的笑意直接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眉眼间只剩下凝重的神色。


  “荒,我既然已经决定待在你的身边帮助你,那么我在这段时间就不会离开你半步。如果……”


  如果,你出现意外,我现在的状况同样不稳定,到了那时,我又该如何去帮助你?


  后面的话语一目连没有说出口,他不知道该如何将自己心中所想准确的表达出来,有些东西,说太多便会曲解其意,让话语变得苍白。


  “不会有你所说的‘如果’的时候。也不需要有‘自责’这样的情绪,这不应该属于你。”


  当一目连话语说到一半的时候,荒出声打断了,他抬起手示意一目连不用再继续说了。


  一目连虽然没有再开口,但是心中的忧虑是不会削减的。


  他不认为晴明的符咒可以一直压制荒的异状。在晴明尚在人世之时,可以勉强让荒现在的脖颈处的异状保持‘死’的状态,让荒看起来与平常无异。


  若是在千百年之后,人成枯骨,就算还会有人类阴阳师,也不会再有第二个安倍晴明。那么到那时,荒的状况会不会比现在更严峻?而到了无可挽回的时候,自己又是否还有力量将荒从中拉扯回原本的模样?


  自己还能像拯救原本村落的村民一样,将荒从未知的灾厄之中,拯救出来吗?


  “当然,等真的到了那种时候,我会自行了结此事。无端的担忧就不必要了。”


  荒看似平静的语调说出的话让一目连皱紧了眉头,他抬起头,眼神复杂且一改往日的柔和变得犀利起来。


  “荒,你能知晓我心中所想?”


  荒没有否认,继续盯着一目连的眼睛看了一会儿。他能从对方此时盈绿色的眼瞳之中感受到情绪的波动,就算此时一目连不发一言,他也能仅仅靠一眼,便能知道一目连大致想法。


  若是放到晴明的口中来说,这种能够从他人眼中或者其面部细微变化的行为,大概是一种名为“咒”的东西。


  而他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中了名为“一目连”的咒?能否有方术来作解?


  就在荒思忖片刻的时候,一目连伸出手捧上了荒的脸颊,惊得其深蓝色的瞳孔骤然放大。


“何时出现的?是在紫黑烟气出现之后,才变成这样的吗?”


  面对对方焦急的问询声,荒缓缓闭上了眼睛又睁开。就在此时,他看到了的是一目连眼中掩藏不住的担忧,他随后抬起手,将对方的手握进自己的掌心。


  这一次,一目连的手有了正常的温度,不似妖化之后那般冰冷。


  要怎么才能消除其眼中的忧虑?


  荒直接将对方的左手手凑近了唇边亲吻了一下,始料未及,一目连因为震惊直接停下了身体的动作。


  “这是为何?!”


  一目连意识到之后,匆忙地想要抽回自己的左手,却被荒握得更紧,他一时不得挣脱,只能再次抬起头望着荒。


  此时,眼神之中,裹藏着惊惧、疑惑、不解和不知所措。


“听原宅邸处的侍女说起过,现如今,人类互相安抚和表达情感方式,便是如此。”边说着,荒还再次抬起了一目连的左手,轻轻在自己的脸上贴了一下。”


  对此,一目连还是下意识想要缩手,他还没有习惯这种方式,但是自己的手被荒握住之后,本来有些焦躁的情绪也渐渐平息了下来。


“一目连,我能清晰的感受到你的焦虑和不安。这些都是因我而起,所以在后面再有类似的情况,也会由我来抚平。”


  一目连没料想荒居然用这样的方式来选择安抚自己,这也难怪自己会惊慌失措了。


  就在这时,贴了符咒的小纸人飞了过来,在空中漂浮着先对着荒鞠躬,然后也对着一目连表示歉意,随即用纸质的手胡乱在空中画了几个圈。


  “晴明在之前会客的和室内置备了酒盏。”


  人类模样的一目连对着小纸人所做出的动作进行了简易的解读。


  “好的,我们即刻就到。”


  一目连此时脸上又染上了笑意,他对着小纸人柔和得开口说道。小纸人点了点头,随后就飘着飞走了。


  待到两人走到了晴明所指的和室之时,便看到晴明此时已经换下了平时所着的衣服,着白色的直衣,正端坐着与另一人边喝酒边指着自己宅中庭园中丛生的花与杂草开始说话。


  “这温酒比那茶味道更甚!晴明,你说下次同我比弓弩,究竟定在何时?何处?”源博雅依然着一身狩衣,拿起酒盏就开始将酒一饮而尽,好不痛快。此时喝酒的屋内内壁上则放了一把弓箭,有些陈旧,似是源博雅贴身常备之物。


  荒记得昨日来之时还没有此物,大约是晴明命其他式神从博雅宅中取过来放置于此的。


  “茶与酒乃是两种全让不同之物,其味各有千秋。”


  说罢打开了自己的折扇,只是凝神看了看,便合上放在一边,似是对博雅慢语,也是对到来的荒和一目连说的。


  “今日之酒滋味甚好,既已到了此处,不妨品尝一下再言他事。”


  “那又得等到几时?”‘

  源博雅追问道,眼睛之中似能放出火苗,而晴明则不慌不忙,答了一个莫须有。


“终有时。”


  听到此种回答,博雅不免觉得扫兴,于是就直接侧卧,开始小憩。显然晴明已经将事情告知于他了。


  晴明见荒和一目连现已到此,便随手唤出童男、童女两只式神出来,吩咐其为荒和一目连分别置酒。


  有着艳丽羽毛脸孔形同人类孩童的一男一女两妖出现,荒看了一眼,便曲起一只腿坐下来,一目连则跪坐于旁侧。


“晴明大人说这酒酿得刚好,就应该趁在此时喝。请一目连大人品尝。”


  被金黄色羽毛覆盖全身的童女,本来身上是一尺左右的双翅变成了人类的双手,她怯生生地拿过酒壶和酒盏,倒了些酒,然后小跑过去将酒递给了一目连,伸出“手”的时候,她低着头,不敢抬头看。


  “谢谢。”


  一目连温和地说了一句,然后伸手摸了摸童女的头发。童女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刚刚幻出的手,也立刻恢复了原翅膀模样,她用双翅捂住自己的头,脸上又惊又喜。然后她微微欠身,便跑到了晴明身后躲藏了起来。


  “大抵是受了惊吓。”晴明抿了一口酒,眯了眯眼睛,解释道。


  另一边被鲜艳的蔚蓝色羽毛包裹着全身的童男则先用脸蹭了蹭童女的脸颊,这才让童女安静了下来。然后童男自己也似刚才那般,准备幻出手臂给荒斟酒。


  “不必。”


  荒说罢,便将一目连手中的酒盏夺过来,便道。


“借我一用。”


  随后直接提起酒罐,倒了些酒,仰头一饮而尽。喝完之后便将那酒盏递还回去,而一目连也随即倒拿过酒罐,倒了酒尽数喝完。


  他们现已然不是人类,对酒或茶,大抵只能尝尝滋味,否则,若是喝起来,不说十几坛,就是成百上千,入了口,也毫无醉意之感。说要想酩酊大醉,普通的酒自然是不行的。


  面对此景致,童男童女只觉惊愕,愣在原地不敢出声,晴明便一挥袖将他们收了回去。


  荒和一目连无声地将酒喝完之后,晴明才长叹了一声。


  “既然你们心意已决,不想再多品一下这至纯滋味,那我便说吧。”


  晴明摊开自己的折扇,说当荒来此处之后,他便连夜派式神鸦天狗连夜查探,竟在京都的西北处的城郊区发现了如同藤蔓一般的烟气,那烟气与荒身上所出现的非常相似。


  可是也只出现了短暂的时间便不见了。


  不知真实情况,只能亲自造访来探听虚实。晴明随后说道,这可能会与荒身上的情况有着关联,但是也极有可能没有任何关系。


  说话间,晴明的身后忽然凭空出现了一幅花鸟画卷,那副花卷悬挂在半空之中,缓缓展开,过了不一会儿,画卷里两只纤纤玉手将有些泛黄的卷轴托举到晴明的面前。


  与此同时,源博雅已经陷入沉睡,他努了努嘴,侧两个身。


  晴明接过卷轴后那画卷后,说了几句什么,那花鸟花卷便不见了踪迹。他随后在荒和一目连的面前摊开那副卷轴。


  那是平安京构建图,虽已有些陈旧,但详实地绘制了平安京每一处的具体位置。晴明便指向卷轴上的具体位置,位于“右京”外侧靠近城郊的地方,晴明用手指点了下去。


  “具体的位置会让昨日去探查的式神带领你们,可以乘牛车。”


  一目连看向了晴明,刚想开口问,然而话还没出口,晴明用则打开扇子扇了扇做了回答。


  “我,得另去别处。”


下一章:【06】

 


评论(4)
热度(20)

© 回旋婉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