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均不开放转载搬运授权。双龙组(荒x一目连),狗崽,茨酒,光切,海暗,锤基,贱虫,双黑太中,静临,土银,瓶邪,荼岩,承花,仗露,茸米,西乔,杰埼,杰佣,韩叶,岛崎辉,露中,胜出,雷安,拆逆都不吃。墙头多,写一部分最近狂吃和可能产粮的cp。

【双龙组】所述之言(中)by回旋婉转

热度到100后更新的带有肉沫的更新。

本文之中荒和连都是普通学生党的设定,也就是普通人。

《所述之言》上:上一章走这里


《所述之言》

荒X一目连

  教室内的空调虽然平日里为了省电而不怎么开启,但至少还能在心理上给人以安慰。真真到了教室之外,稍微站一会儿,除了百无聊赖以外,便会被这外面燥热的温度给折磨得想要狠狠用鞋底向着走廊的白墙壁招呼几脚。


  窗户外的地面上还残留着未完全蒸发掉的小水坑。里面的水并不清澈,已经和底层的灰尘融合在了一起。


  一只雀从天空中跃过。速度太快,叫人的眼睛跟不上它的轨迹。


  “我已经热得出现幻觉了?”说给自己听完,一目连用手拉扯着自己身上已经被汗水给浸湿的校服衬衫,另外一只手则左右摇摆着试图制造一些风来抵御这令人烦闷的热。


  随后,他用手背擦着自己脸上细密的汗水,喃喃自语之后便轻轻地碎了句什么,声音低到只有他自己以及靠近他两颊的蚊虫才能听清。


  其实,他设想过许多种可能,但是那千百万种可能之中,都不包含“荒会主动和自己说话”这一点。所以,在这已经是确切发生了之后,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他有很多很多话想要对荒说,他想要说自己忽然就喜欢上他了,想要知道对方怎么看待自己,想要多了解对方的事情……只要是关于荒,他就有太多太多的“想要”去做。


  然而,在真在开口的时候,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仅仅是被荒所注视着,他就已经耗尽了全身的气力。


  他身体的本能在无声息地告诉他,就算想要逃避,但他在直面现实的时候,还是痛苦异常。他对荒,产生了一些不可言说的情感。甚至已经有些分不清现实与想象的交错。


  仿佛名为“渴求”的种子毫无征兆的扎根在了他贫瘠精神土壤之中。


  一目连站得有些乏了,只得整个人蹲下来,记忆的片段在他的脑海之中构架起来。


  他回想起自己开始喜欢荒的时刻。根本就不知道契机是什么。或许这种情感,来得太过莫名其妙了。


  第一眼见到对方的时候,塞满了一目连头脑的只有两个字——好高。但是,那个人就那样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拒绝”气息地选了一目连附近的座位。


  就那样,没有半个多余的字眼,走过来,拉开椅子,坐下。一气呵成。再简单不过的动作,一目连却觉得对方做起来简直就像是天神一样。


  大概是自己鬼迷心窍了吧。


  人类和神明怎么可能一样呢?


  但是……或许,真的有神明存在也说不定吧。


  一目连眯着眼睛,扶着墙站起来,把自己校服衬衣最上面的两颗扣子解掉了两颗。


  再后来,知道对方的头脑似乎很好。即使上课的时候都没看见对方怎么抬起过头认真听课,但是一旦老师点名起来回答问题,却都能思维敏捷的回答出正确答案。感觉就像是事先预知到了结果一样。


  再后来呢?


  似乎是帮对方分发练习册的时候,不小心与对方的眼睛对视,不小心碰到了那冰凉的手指,不小心……


  然而就在某天的夜里,在一目连将睡未睡的时刻,他的脑海之中忽然出现了荒的脸孔。他毫不讶异为什么荒会这样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出现在自己的床边。


  意识朦胧之际,他反而自然地伸出自己的手,用手指精细地描摹着“荒”脸部的轮廓。


“你真的……咳咳……”话说一半,他忽然就在床铺里蜷曲着身子咳嗽了起来。伴随着咳嗽,那颜色艳丽的花瓣也落在了床铺上。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荒”忽然咬住了他的唇。他没有第一时间推开对方,反而开始就着对方的攻势,开始加深了这个吻。


  他想要抚摸对方的面庞和胸膛,也想要对方对自己做同样的事情。他轻轻地撩开自己的上衣,让自己的心口贴近对方的。他多么想让自己的心能够和对方贴得更近一点。


  一点就好。


  他知道,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不过是自己脑内的肖想。


  面前的“荒”轻轻地吻着他的颈部,极尽温柔地咬着他的锁骨那种触感真实到让一目连浑身战栗了起来。


  “连,我想……”就连对方的低吟之声也显得如此真实。


  真实到让人有想要流泪的冲动。


  一目连咬紧自己的食指,另一只手沾了些唾液,伸向自己的身后。


  结束了之后,一目连的意识变得清醒了起来,他疲惫地躺在自己并不算柔软的床铺上,望着空空的天花板。


  到底为什么会喜欢那个人呢?


  脸,身材,声音?还是相信所谓的一见钟情?


  甚至喜欢到会自己想着他一个人做这种事……


  “荒……”一目连用手捂住自己曾经受过伤的眼睛,细密地疼痛自眼瞳处蔓延开来。脸上细密地汗水淌下来。


  他已经在心底做好了将这种情感彻底封存起来。他知道这条路太难,太难太难了。


  在那个夜里,他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


  “对不起。”


  他用手擦了擦自己的眼角,又重复了一遍话语。


“对不起。”


  叮——。


  声响将思绪切断了。


  下课铃响了,还想看好戏的学生迫不及待地将脑袋探出窗户,结果却失望地发现课堂上被罚站的人已经消失的连影子都不了。


  兴致缺缺的学生们见无聊生活的谈资消失了之后,便兴致缺缺地做自己的事情。女生们相邀成群上厕所,男生们则在课堂里玩着人叠人的 “汉堡游戏”。


  而一目连,径直走到了老师办公室的铁门前。


  “重感冒?”班主任说完之后刻意停顿了一下,用手扶了扶自己的眼镜。随后,将一张表格推了过去。


 “下不为例,今天把这个填完后你可以请假回去休息。毕竟现在学习任务要紧。不过……我也不是不通人情的人。”


  一目连笑了一下,微微点了点头。


  他的确是生病了,可能没有办法治好了。


  “唉唉,你要去哪里玩?这就收书包了?”


  “就是……稍微有点事。”


  一目连不想太引起人的注意,趁着还没上课,回到教室将自己的书本和文具给收拾好后,抓着书包便径直往校外走去。


  原本以为那种郁结在心口的感觉会随着自己离开学校教室而散去,可是当他的双脚踏在校内操场的地面的时候,他发觉并没有任何变化。


  燥热,这种燥热的天气让他无所适从。


  他背着书包,脚底用力踏进了一个小水坑里,吓得一只拇指盖大的灰溜溜的蛤蟆立刻跳走了。


  “我这是在……做什么?”


  一目连用手扶住自己的额头,叹了一口气,向学校门口走去。


  向看门的大爷出示了老师签字的请假条之后,一目连微微鞠躬便走出了校门。他并没有立刻就回家。


  他有了新的目的地。


  “我记得就在这附近……”,其实并没有走多远,平日里的精力仿佛被什么无形的抽走了,一目连已经感到了双腿的力和酸痛。


  “我难道是……年纪大了?”自嘲地开了个玩笑,一目连用手扶着墙壁,继续向前挪动着自己的双脚。


  然而就在他说完这句话迈出了三步之后,在他的右脚刚刚抬起的时候,他只觉得喉间一阵翻涌,尽数将那些花瓣给咳了出来。


  他向下倒了下去,视线也变得模糊。


  “喂!”


  他好像看到了一个人狂奔过来的残影。


  是错觉吗?


  还是真实的落入了温暖的怀抱之中?


《所述之言》下:下一章走这里


评论(1)
热度(23)

© 回旋婉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