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均不开放转载搬运授权。双龙组(荒x一目连),狗崽,茨酒,光切,海暗,锤基,贱虫,双黑太中,静临,土银,瓶邪,荼岩,承花,仗露,茸米,西乔,杰埼,杰佣,韩叶,岛崎辉,露中,胜出,雷安,拆逆都不吃。墙头多,写一部分最近狂吃和可能产粮的cp。

【双龙组】我所熟知的你by回旋婉转

《我所熟知的你》

 

荒X一目连(设定先留点悬念,请往下看_(:з」∠)_)

 

  每一天,荒都会在准时在早晨五点钟醒过来。


  他体内的生物钟每天都会在这个时间让他睁开眼睛。仿佛有一个声音告诉他,在这个时间醒来,他将能看到自己期待的画面。


  在那个时间,太阳刚刚升起来,阳光会透过卧室之中没有彻底拉上的白色百叶窗的缝隙射进来。然后,恋人睡着的侧脸会被阳光蒙上一层轻纱。


  他爱着恋人每时每刻的模样,哭的笑的痛苦的伤心的狂躁的沉静的。所以他不想错过任一个可以仔细端详所爱的时刻。


  然后,在荒醒过来皱,他会亲吻还在睡梦之中的恋人。边亲吻还会反复叫着对方的名字。


“连……一目连。”


  起初是轻轻地用嘴唇碰触,到后来力道加重,直到把对方亲醒为止。虽然恋人偶尔会抱怨几句,但是后来已经越来越习惯他的叫醒方式。


  “早安。”荒每次说这两个字的时候,都让恋人无法生起气来,只能举起双手缴械投降。


  “好啦好啦,我已经醒了,暂时放过我吧。”恋人在醒过来之后,会用手轻轻制止荒继续动作。恋人用手抚上荒的胸口让他别在闹了,弄到最后,大多数会回以一个吻来安抚荒。


  有时候,他也会想让恋人多睡一会儿,但是多睡就意味着恋人要迟到了。


  他非常痴恋且喜欢亲吻自己的恋人,他沉醉其中,对此乐此不疲。


  不过,这此种方式的前提下,哪怕他的眼神之中溢满了眷恋,但依然在恋人醒过来之后,他会强硬地走下床铺,起床为恋人做早餐。


  且在他下床的时候,他总是会看似不经意地轻轻掀开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防止徒然掀开被子一角的时候,会让恋人感受到哪怕一丝的凉意。


  如果可以,他想在自己今后的生命中,一直将自己生命的热度传递给恋人。

“一路顺风。”在恋人洗漱穿戴完毕吃完早饭走出门的前一刻,荒总会重复这样一句话。或许是他的小心思,每次恋人听到之后,都会跑回来紧紧地抱住他,然后低声在他的耳边告诉他。


  “荒,等我,我不会……出门太久。”恋人说完这句话之后,便从家中出门。


  虽然心口感觉到有些刺痛,但是荒还是忍住了将对方死死抱在怀中不松手的冲动。


  他无时不刻不想和对方每一分每一秒都腻在一起。


  可是,他也知道,这会给恋人带来困扰。


  在这种时候,他依然只能选择表面平静并且放开自己的手。他爱他,所以他尊重对方的选择。


  荒不是一个善于将情绪表现在外的人。陌生人见到他的时候,甚至会因为他过于“凶狠”的表情,而一下子就将诸如“不健谈”“不亲和”这一类印象套在他的身上。


  对此,他在家中打开电脑写作稿子的时候忽然想起来。在自己出门扔垃圾的时候,正巧与邻居的小女儿碰了个照面的时候,那女孩吓得瞪圆了眼睛,抬起手指向荒站着的位置,吓得哭起了鼻子。


  女孩的哭声引来了那对夫妇邻居,其中的母亲立刻拉着女孩的手往屋子里拽着走,在走回房间的时候,还不忘朝着荒所在的位置望了一眼。


“哭哭哭,就知道哭!”母亲的话语之中充满厌弃,“叫你别看那个,偏不听!还不快进屋!”


  于是,荒开始意识到自己脸是不是太可怕这件事情。


  那天晚上,他在恋人从外工作回来的时候,立刻便上前搂住了对方的腰。


“我会很可怕吗?”荒边说着话,贴近,额头蹭上了对方的。他此时的语调虽然十分平静,但恋人还是听出了其中的一丝丝委屈。


“你在说什么可爱的话呢?”恋人笑着在荒的脸颊上印上了一个吻,然后用手拍了拍荒的脸。


“我不觉得你可怕。”恋人说着说着便笑了起来,用手揉了揉荒的头发,“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呢?”


“……我只是,怕吓到你。”荒满脸严肃的神情,这话说完之后,恋人伸出食指和拇指捏了捏荒的脸颊。 


“忘记我曾经和你深夜刷惊悚片的事啦?”一目连退后了一点,嘴角带着笑意,抬起头,用手捏住了荒的下巴,故意强势地说道,“帅小伙,脸太好看是不行的!会想要亲上去的!”


“我也想……”荒眯了眯自己的眼睛。他望着恋人祖母绿一样的眼睛,感觉自己快要陷进对方的眼睛里去了,然后他便用自己的唇亲吻上对方美丽的眼睛。


  再之后,他亲自为恋人做了好吃的咖喱。对方的口味他全部都记得,特意加了特辣辣椒调味。但是他自己却不太能吃,所以每次都只能喝着水然后看着恋人吃得津津有味。


  再之后,他会将对方搂进自己的怀中,然后看着搞笑的综艺节目到深夜。节目看得累了,恋人则会自己去洗漱干净,然后立刻钻进他的怀里,让他抱着入睡。


  直到第二天,他依然会每日早晨五点醒过来。


  在清晨阳光刚射进来之际,亲吻着恋人的脸庞,轻轻叫着对方的名字。直到对方醒来,满眼都是眷恋的神情,然后他先一步下床,去给恋人做好早餐,看着穿戴好衣服的恋人,送他到母口,并站在门口说一句“一路顺风”。


  直到晚上,恋人回来的时候,他又抱住了恋人,开口问了一遍“我会很可怕吗”。而他的名叫一目连的恋人,则会认真地再次用不同的答案回答他。


“我觉得你非常温柔,你在我眼中,并不可怕。”一目连说完之后,并且提出今天要帮荒洗脸和刷牙。


“为什么?不……不需要。”荒皱着眉头,表情有些不解。


“你会问我这种问题,一定是你还没感受到我足够的爱意。”恋人说着,直接压着荒进了浴室,然后他细致地帮荒清理了口腔。


  当天晚上,荒又抱着自己的恋人陷入睡眠了。


  第三天,他还是在早晨五点醒了过来。


  不同的是,当他问道“我会很可怕吗”的时候,恋人的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不,不管别人怎么说你,我都认为,你就是你。”


  第四天,他依旧,在早晨五点醒来。


  这一次,他却在恋人醒过来的时候,便立刻问出了这个问题。


“我—会—很—可—怕吗?”他说的时候,话语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被分成了一字一顿,他根本控制不了。他有些慌张,惊恐地抬起头望着恋人的脸。


“对我来说,你不会有可怕的时候。”恋人忽然笑了一下,用手摸了摸荒的脸庞。


  已经不知过了几天,荒在早晨五点醒过来。

  然而他慌张了,他的眼前一片昏黑。他看不见自己爱着的人了。他张嘴想要叫对方的名字,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声音。


  他从未陷入如此无力的境况之中。


  可是,他却无法感受到自己的恋人,究竟在哪里。哪怕对方此时正紧紧抱着他,将头埋进他的胸口。


  万幸的是,他虽然看不到,说不出,但是他能听到,身体也可以动,还可以给恋人拥抱。


  恋人说:“我永远都不会害怕你,相信我。”


  时间的概念荒的意识之中变得模糊。荒今天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几点了。


  此时他就想是一个不会游泳的人忽然被扔进了深海区。荒对此感到焦躁,他在黑暗之中抬起自己手臂的时候,似乎不小心撞到了恋人的手臂。


  他非常慌张,恐惧爬满了他的内心。他想要叫恋人的名字,却根本叫不出来,只能从床铺上摔下来。


  就在他以为自己要倒在地面上的时候,却被恋人给扶住了。


“我今天不外出。”


“但是,你今天,却没有吻我呢。我有些生气了。”


   说完这些话之后,恋人主动凑上去碰了碰荒的嘴唇,没有得到回应。

 

  再后来,荒却没有醒过来。


  一目连一个人坐在床旁,用手将床上荒的手指扣进自己的手里。变成十指相扣的姿势。


“你一点都不可怕。真的。”


“当时我说你的脸可怕,只是想……看你多笑笑……你笑起来,很好看。”


   "我只是,想待在你身边。”


  “我可能是……太爱你了。”


   “荒……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快要承受不住了。对不起。”


  然而就在这一天,一个有着短白色碎发的如同厉鬼一样的男子直接一脚踹开了这间房子的门。


“一目连!够了!醒醒吧!”


  他一把抓住了一目连的衣领,冲着他吼道。


“已经过去十年了,十年了!你我都知道!源濑光和荒都在那场实验事故之中……”鬼切说着说着,忽然哽咽了一下。


“在那之后你就苦心孤诣制出了这样一个和荒一模一样的机器……他的确和荒很像……的确很像……说话的语气,包括他对你的情感。”


  鬼切自嘲地勾起了嘴角。


“知道我为什么不愿用这项技术吗?不是因为这项技术缺陷本身……而是……”


“就算我再怎么欺骗自己……那个人也已经……”


“不!别说了……求求你……”一目连忽然睁大自己的眼睛,他歇斯底里地喊出声,想要制止鬼切继续说下去。

  

 他依然失败了。


他知道,他比谁都清楚。


机械坏掉可以修复,但死去的人,永远都不可能再回来了。


END

 

 

 

 

 

 


评论(5)
热度(36)

© 回旋婉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