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均不开放转载搬运授权。双龙组(荒x一目连),狗崽,茨酒,光切,海暗,锤基,贱虫,双黑太中,静临,土银,瓶邪,荼岩,承花,仗露,茸米,西乔,杰埼,杰佣,韩叶,岛崎辉,露中,胜出,雷安,拆逆都不吃。墙头多,写一部分最近狂吃和可能产粮的cp。

【双龙组】必行之事(上)by 回旋婉转

《必行之事》上

荒X苍风一目连(3P,两荒一连)

PS:本来准备纯车结果写成剧情向+车了_(:з」∠)_这还只有上篇,剧情向车前戏。下章马上写完    (ಥ_ಥ)!

这篇是抽到苍风连连的还愿3p 文的上篇!

  当他睁开自己的左眼之时,发现自己正躺在地面上。周身是还发着光亮的召唤结界,面前则是手上还拿着剩余符纸的安倍晴明。

  他似乎听到了对方说了句意味不明的“你终于来了”。那声音听起来平静,他却能从对方的细微的呼吸声中,听到那话语之中的莫大的欣喜。

  是的,上百年来,他在神庙之中听过许多人类的诉求,到了今日,也便能轻而易举地在只言片语之间,听出人类的情绪。

  “我想,他一定会很高兴的,我现在就过去告诉他,你先不要走动。”安倍晴明说着,他的语速较快,很是焦急。

  这叫他不禁开始疑惑安倍晴明所说的“他”所指为谁。

  随后,安倍晴明便随手撇下几个小纸人留在了原处帮着照看这位新的来客,转身从这间只有几盏油灯的和室内之中走了出去。

  脚步声消失了,几个小纸人在原处有些不知所措,想要帮助他,却被他抬手扫开了。

“离开这里。”他对还站着发愣的纸人这般说。

  可是距离他最近的那一个小纸人坚定地摇了摇头,剩下的几个纸人则面面相觑,其中几一个还挠了挠自己没有头发的头皮。最终,所有纸人都决定走到他的身边,抬起薄薄的纸片手,想要帮助他。

  刚想用手臂轻轻推开那些纸人,结果,一股强近的力量从心口迅速流窜到掌心。

  他控制不住那股力量。一阵强烈的风就那样猛然刮了起来,小纸人完全招架不住,被这始料未及的风给吹得整个身体都贴在了墙壁上。

  “想像那些人类一样,最终走向毁灭吗……”

  他威胁道,语气加重了几分,吓得小纸人们即使被风吹着贴在在墙壁上,也瑟瑟发抖起来。

  废了好大的功夫,他才强行将自己的手给握紧了,用意志身体之中的那股力量给压制了下去,随后,那风也随之消失。

  纸人立刻栽倒了下来,叠罗汉一样每一张叠在了一起。它们立刻站了起来,缩在墙角,战战兢兢地望着还躺在召唤阵之中的曾经的风神。

  看着那些纸人,他的脑海之中忽然浮现出那些被海啸所侵袭的惊慌逃窜的渺小人类。

“之前不是阻止过一次洪水吗?怎么就不能再牺牲个眼珠子再救一次?”年轻男女刚喊叫完,忽然就被强烈的飓风给吹得人仰马翻,两人一人头撞到了树上,血顺着脸淌了下来,另外一人则直接栽进了海中。

  “神明就应该庇护我们啊,现在却只知道躲起来,算什么神明呢?”那抱着小男孩的母亲流着眼泪,顾不上擦脸,一面跑一面用手捂住孩子的眼睛。

  “呵,高高在上的家伙,怎么可能管我们的死活呢……啊!救命!啊!”头发斑白的老人颤抖着自己的双脚,拄着拐杖向前走着,走着走着,就体力不支摔倒在了地面上,一命归了西。

“救不了人类的神明,有什么资格成为神明?他为什么不消失呢!消失了这场灾难根本就不会发生!”一个扛着锄头浑身横肉的男人指着天空恶狠狠地咒骂着,男人的裤腿沾满了泥巴,脸上被雨水冲刷了个干净。只见男人冲着地面吐了口唾沫,搓了搓双手,捡起一块石头就朝着空中扔了过去。

  那石头在空中瞬间就被风给切碎了,是伤不到什么的。而那个男人,也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没能逃脱汹涌而来的巨浪,整个人被淹没了。

  那些人的话语,如同荆棘尖锐的刺一样狠狠地刺破他的身躯,让他遍体鳞伤。他的心逐渐被曾经的信徒的恶毒的诅咒所腐蚀,最终意识消弭,堕落为妖。

“那些卑劣的人类,就杀个干净吧。”那蛊惑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响起,那不可遏制的力量从他的身体涌现出。在偌大的灾难面前,人类简直如同蝼蚁一样,小小的身躯被稍稍一拧,就如同粉末一般碎裂了。

“反正,你可以将这一切都归于‘自己被蛊惑’,不是吗?”那声音边说着边轻蔑地笑了起来,笑声尖利且刺耳。

“够了!”

  

   然而,记忆就在此时出现了大片的空白,让他觉得面前的一切都充满着非真实感。

他的意识从回忆中抽离出来,犹如刚从梦中惊醒。

  微微皱了皱眉,想要勉强自己坐起来,身上传来的钝痛让他倒抽了一口冷气。

“嗯!”他缓缓的拉开自己胸口的衣襟,衣服的布料和伤口粘黏在了一起,扯掉的时候疼得他脸上浮上了一层薄汗。

  最终是把上身的衣服给脱了下来,躲在角落的纸人们想要再次上前帮忙,却被那人周身所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给逼得不敢再次靠近。

  他自顾自地用掌心的风为自己的伤口止血,没有顾得上旁侧的小纸人。

  就在此时,而为首的一个小纸人,站出来挺起自己单薄的纸片胸膛,壮起胆子,用手拍了拍胸口,然后点了点自己的头,冲着风神旁侧奄奄一息的龙冲了过去。

  一个开始行动,另外的则也接二连三地向龙的位置跑去。措手不及,那些小纸人将完全不能动弹的龙围住了,它们立刻将龙抬了起来,迅速向门外运走。

  他刚想阻止,但身体的疼痛让他只能暂时待在原地,只一会儿工夫,自己的龙已经被纸人们抬出了这间屋室,不知去了哪里。

“罢了……我现在,也无法治疗它……咳咳……就交给它们吧。”

  他刚说出口,就不住地咳嗽了起来。就在此时,门外响起了一前一后两个急促的脚步声。

  眼前的门在刚刚小纸人门搬运龙的过程之中保留了仅容一条龙通过的开口,那个开口在瞬间被用力拉开了,有些刺目的光从外面照射了进来。

  他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在还未睁开之时,他听到了一个人的膝盖跪在了木质地面上的声音。

  “苍风……”那人吐出了两个字,还未叫全就让他感觉心口被扎了一般疼痛。他缓缓睁开眼,看见面前的是身着藏蓝色神使服的荒。

  “你做什么?!”

  始料未及,荒忽然将他整个人给拥入怀中,隔着层层衣物,他甚至能感受到对方身体所传出的炙热体温。

“我一直在等你……你知道……”荒缓缓地说着,用手抚摸着他的头发。他感受到对方话语间细微的情感波动,而真是这些情感波动,让他竟然一时之间做不出拒绝的动作。

  

  就在此时,他的一只手被视如珍宝地牵了起来。对方忽然伸出舌尖舔舐了一下他手背上那道可怖的伤口。

“嘶——”他吃疼地叫了一声,手立刻被人给抽走了捂在了手心。

  “谁允许你碰他!”而此时,抱住他的荒少有地失去冷静冲着亲吻他手背的人呵斥道。而被斥责的那人穿着紫色的外衣和甲胄,腰间还佩戴着太刀,正用手背若无其事地擦了擦自己的嘴。

“别做愚蠢的事,你对我愤怒也就是对你自己愤怒,我们的情感是互通的。”穿着甲胄的荒冷静地说着,他的声音,说话的语气全部都与此时正抱住他的荒别无二致。

  “当然,你很清楚,我对他做什么,也就是你对他做什么……”穿着甲胄的荒眯了眯眼睛,顺势卸下了再腰间的刀取下扔在了一旁,整个人盘腿坐了下来,一只手放在了腿的膝盖上,“我做的只不过是你心中所想的,你比我更清楚该怎么解除现状,就是对他……”

  “安倍晴明会找到其他的方法。”而此时正穿着藏蓝色神使服的荒立刻打断了另一个荒的画话。

  “难道你也学会像可笑的人类一样自欺欺人?”穿着甲胄的荒这样说着,用手指向了另外一个荒,随后又指了指自己的胸口,“你是荒的人性和善,而我则是荒的神性与恶。”

“他现在状况正好是解决这种现状的唯一可行方法,只要对他做……”话未说完就被打断了。

  “不用再说这件事了,他的状况不可能做那种事。”荒这样说着,显然不不想与“另外一个自己”再争执下去。

  而苍风一目连现在震惊地望着眼前的一幕,还未彻底明了眼前的状况。

  因为,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两个拥有着一样面孔的荒。

  而刚才亲吻自己的手背的那个荒身上,有着和自己失控时所散发的某种相似的气息,他思虑了片刻,还无法确定。

“你们必须对我做什么?”苍风一目连抬头仰望着两个荒,问道。

中篇:戳这里

评论(3)
热度(63)

© 回旋婉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