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均不开放转载搬运授权。双龙组(荒x一目连),狗崽,茨酒,光切,海暗,锤基,贱虫,双黑太中,静临,土银,瓶邪,荼岩,承花,仗露,茸米,西乔,杰埼,杰佣,韩叶,岛崎辉,露中,胜出,雷安,拆逆都不吃。墙头多,写一部分最近狂吃和可能产粮的cp。

【双龙组】预演by回旋婉转



心眼荒X苍风一目连

OOC属于我,如有不适情节请点X。荒带了心眼御魂,会偶尔飙(土味)情话,苍风也会无意识撩荒,深受少女漫画影响HHH(是神乐塞给苍风的)。小甜饼。


“见到对方时就呼吸急促,心跳加快,口齿不清……”苍风一目连用手托着自己的下巴,一条条复述着眼前人刚才说出的种种症状。


“甚至还有眼神飘忽,浑身发热,口干舌燥的情况……”苍风一目连说着,深深地望了对方一眼。


“也就是说,你有喜欢的人了?”苍风一目连停顿了一下,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惊愕的神色。


“但是,你不知道怎么向对方表达心意……正为此感到困扰?”苍风一目连说话间,用手轻抚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此时坐在苍风一连对,面上带着冷峻表情的人没有多说话,只是轻微地点了点头。


“不过,有一点我想不通……”苍风一目连用手托起下巴沉思,“你为什么会选择请教我?”


“这件事,请教寮里其他人应该能更快得到解决。”苍风一目连竖起自己的食指,“譬如青行灯或是八百比丘尼?或者善魅的狐也可以……”


“我认为,你是最适合的。”荒顿了顿,出口回答,表情严肃而认真。


“只有你能给出我需要的答案。”


“我?”苍风一目连有些不可置信地望着眼前的荒,没控制住自己,伸出手捏了捏对方的脸。


“你……做什么?”荒的身子即刻向后退了一些,躲开了苍风一目连的手指,少见的有些慌张。


“抱歉,我以为是小妖幻化成你的样子进行的恶作剧。”苍风眯了眯自己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荒来看,似乎想要从他看似波澜不惊的脸上多读出些许信息。


“毕竟这事态的走向,与平常太不同了。”苍风一目连说着说着,便勾起了嘴角,“不过能看到你这般焦虑的样子,倒是十分有趣。”


“我……没有在开玩笑。”荒的语气中有些焦急,他握住了苍风一目连的一根手指,“你知道的……我很需要你。”


  苍风一目连以为自己出现了错觉,他竟然从荒的声音之中听出了一丝恳切的意味。只不过这种模糊的情绪转瞬即逝了。


如果,现在他们是相互爱慕的人的话,或许,就能将荒的话认为是在“撒娇”了?


“我究竟……在想什么?”


  苍风一目连惊诧于自己的脑中为何会有“撒娇”这类词冒出,稍微思虑了一会儿,找到了源头。


  他摇了摇头,想到把自己和荒比作画本中的相互爱慕的男女,本来就不合适。自己会认为荒在“撒娇”这一点,大抵是之前所看“少女漫画”的画本受影响太深的缘故。


  虽然,自对方指尖所传来的热度的确让他有几秒的失神。


  虽然,这热度足以轻而易举地,令他冷静的心弦断裂。


“我先失陪一下。”苍风一目连慢慢把自己的手抽离开来,不再留恋指尖残存的余温。


  起身去沏两杯茶准备端过来。


  像是为了缓和这种尴尬的气氛,暂时逃离了荒的面前。


  即使是在很久之前面对强大的海妖之时,他都未曾有过“害怕”的情绪。然而此时,他却有些害怕。


  害怕某种情感在他所未知的时刻,悄然迸发,抵达到他所不可控制的领域。


“连,你倒的茶水,溢出杯子了。”时间过了一小会儿,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这个时候苍风一目连才咳嗽了几声,面上平静地将两杯茶一齐端了过去。


“先喝茶吧。”苍风一目连这样说着,因为刚才倒茶的不慎,细腻的指尖上不小心沾了些水。


  他低头把茶杯放在案几上,还没来得及走,就被荒一双眼睛给盯得浑身有些不自在。他一时不只该说什么,只得用同样炙热的眼神回望对方的同时,跪坐在了荒的对面。


“你的手,给我。”荒握住了苍风一目连的手。


“我的手?有什么问题吗?你……你别……这样……”


  令人没想到的是,荒伸出舌轻舔了一下苍风一目连的手。


  舌尖碰到的肌肤,像是被火烧灼一样。他立刻弹开,顺势抽离了自己的手,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神情。


“手有些烫……我莫非患上了人类的某种疾病?”苍风一目连脑中闪过一丝这样的念头,想着在这之后得抽个时间好好询问晴明关于这种疾病的医法。


“你的手,似乎有一种神奇的力量……能够让我感到平静。”荒的表情没有太大的变化,声音依然沉静。

“会情不自禁地……想要触碰。”


“咳咳……荒,我会帮助你。在这之前,能告诉我你心悦之人是谁吗?”苍风一目连立刻岔开话题,端起茶杯浅浅抿了一口,苦涩和清香瞬间在口中蔓延开来。



  他将茶杯放下,犀利的眼神在回望荒的时候,变得柔和了几分。


“关于这一点,当一切尘埃落定之后。”荒说话间,双眼一直望着苍风一目连的面庞,好像下一秒就要拥吻上去。


“我会亲口对你说的。”


“好吧,那目前我能做什么吗?”苍风一目连垂下仅剩的左眼。


“和我去一趟集市。”


“集市?是要买什么物件吗?让寮中小纸人去采买……”


“人类间有一种行为叫‘约会’”荒正色道,“相互爱慕的人会一同去购买喜爱的东西,或者一起去游玩。”


“就是……让我和你一起去完成约会?”


  这让苍风一目连想起了在自己还未成为妖的时候,所遇到的事情。


  那个时候,的确有人类女子苦于不敢向心仪之人诉诸心意而只能在神社里脸红着说着动人的爱语,然而说完之后,却双膝跪下,用手捂住流泪的脸。


  他当时不知晓该怎样才能帮助那人类女子。甚至参不透女子为什么前一秒满面笑靥,后一秒却泪如雨下。

即使后来看了几遍“少女漫画”的画本之后,依然不曾懂得为何在“恋爱”中有那么多千回百转的情绪。


“正如你所说,”荒说此句话的时候,语气加重了几分,“希望你能和我一起约会……你知道我说的是预演。”


“如果你觉得没有问题……”苍风一目连犹豫了片刻,想到自己是在成人之美,心中便无太多阻碍,“那我就和你一起‘约会’。”


“谢谢。”荒点了点头,不经意地抬起手,用指尖撩起了苍风一目连鬓角垂下来的发丝。


  苍风一目连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他抬起手,想着自己是否也应该同时撩起荒的头发。


“或许,我得像之前书上看到的,像亲吻少女的发丝一样,立刻亲吻荒的头发?”


  这么想的时候苍风一目连忽然一把扯过荒披散在肩的一缕缕碎发,当正准备放到唇边的时候,却感到自己的额头被印上了一个轻而浅的吻。


“你……”苍风一目连立刻松开手,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对荒刚才的行为,他有些不太明白。


“抱歉,我做的有些过了……我不是有意。”荒低声表示歉意。


“没事,毕竟预演就得‘真实’。”苍风一目连摆了摆手。


“嗯,从现在开始,我们要像真的情侣一样。”荒接着解释说这样的情绪困扰了自身太久,现在如果不彻底解决,恐怕会带来毁灭性的结果。


“毁灭性的?譬如力量失衡大肆破坏一类的?”苍风一目连这样询问道。


“大抵如此。”荒说道,“很可能会给周边的人带来灾难。”


  看来,自己也得快些入戏才行,帮助荒解决情感问题也为了阻止灾难的降临。苍风在内心这样告诫自己。


“对了,我是不是得重新装扮一下?譬如把头上的角给遮盖掉,或者请寮中其他妖怪改变一下我的容貌,以贴近你心仪之人的范畴?”苍风一目连说话的时候,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角。


“不用,你这样就很好。”荒说着,抬起手很自然地抚上苍风一目连的脸,“这样的你,很吸引人。”


“等等,荒你现在不是能够很顺利地说出心中所想吗?”苍风一目连向后退却,躲开了荒的手掌。


“我在你的面前就能很好的说出口。”荒皱紧了眉头,“不,这应该,有些不一样。”


“就按照现在的感觉,向那个人诉说出来?一定能顺利的。”苍风一目连顿了顿,然后抬起手,一把揉向了荒的头顶。


“苍风?你……”荒说话的声音都不稳了。


  不会吓到他了吧?


  荒……应该没有被这么突然摸过头吧?


  苍风一目连认真地思考着。


  不过,厚实且柔韧发丝接触到手心的触感,倒是让苍风一目连有些意外。他原本以为荒的头发应该更加扎手,但是事实却并非如此。


“这是……一种鼓励的方式。”苍风一目连拿开了自己的手,赶紧解释道,“书上有明确记载。”


  他依稀想起之前自己看过的那本被称为“少女漫画”的画本,里面的确有明确指出“摸头”是安慰的一种有效举措。


“谢谢。”荒忽然拉住苍风一目连的手,指腹贴着掌心。


“如果说出心中所想是这般容易的事……”荒垂下眼帘,浑身似乎蒙上了一层厚重的蛛网。


“我也就不会在这里了。”


“有什么强力的方法,会对你敞开心扉有帮助?”苍风一目连蹙紧了眉头。


“具体来说,希望你能配合我约会……就比如像这样……”荒不紧不慢地说着,随后他用手指的指腹轻轻地滑过苍风一目连的耳朵。


“嘶……”从没有人这样突然触碰他。这显然让苍风一目连有些措手不及,他的镇定又失效了,慌张地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因为刚才的触碰,苍风一目连的耳朵红了几分,若不细看,仅凭面上的冷静自持的表情,完全察觉不出分毫。


“我希望你能不要躲开,这会对我能坦诚自己的心意,有很大的益处。”荒说着话,脸上的表情有了细微的变化。


“当然,我的要求如果让你感到不适的话……”荒的语气中褪去了冷锐,能明显听出些许的自责,“我会立刻结束一切。”


  陷入情感的漩涡的确会让人变得迟钝和笨拙。


  思及此,苍风一目连轻叹了一口气,不想因此而责备对方。


“没事,毕竟是预演,现在就去集市吧。”苍风摆了摆手。


  最后,待二人正式从阴阳寮中走出之后,苍风一目连还是提前用风掩藏掉了自己头上青绿色的角,两人身上的衣服也换成了更加素净的纯色和服。


  然而原本平日人群熙攘的街道上,此时却人头攒动。街道两旁是各色令人感到眼花缭乱的摊位和店铺,还有一些苍风一目连从未见过的新奇玩意儿。

“这是现在人间的祭典。”荒在说话的时候,侧过头望着身旁人的侧脸。


“这和以前的不一样了。”苍风一目连脸上少见的露出了一丝丝兴奋的神色。但兴奋过后,他望着走过的脸上带着笑容的人群,陷入了沉思。


  原来,已经过去这么久了。


  接下来的事,如若出现了棘手的情况之时,该如何应对……


“没事的,不用担心。”荒忽然凑近了他的耳边,看穿了他的心思一样,对他这样说着。


“啊!”就在此时,街道旁有几个穿着颜色艳丽和服的少女正偷偷地向两人所站的位置望过来。


  几人兴奋地在互相说着什么,随后,她们便向荒和苍风一目连所在的位置走了过来。


“请问……你们是明星吗?还有,你们是什么关系呀?”其中一位少女怯生生地站在了二人面前。


“明星?”苍风露出疑惑的神情,抬起头望向荒,表示自己并不知道面前的少女正在说什么。


  荒忽然凑近了苍风一目连的耳朵,低声说道,“现在,你主动握住我的手。”


“呃……必须当着人的面,握住?”苍风一目连有些不知所措。


“嗯,预演的重要环节。”荒一本正经地解释道。


  苍风一目连回想起寮中的其他的男性式神如古笼火、白藏主也同自己握过手,便觉得此举倒也无异。加上目前情况特殊,如果真能帮上荒的忙,必然是没有什么大的问题的。


  然而就在他主动握住荒的手的时候,荒忽然加大了力道,修长的手指穿过他的,立刻成了十指相扣的姿势。


  然而那少女见到面前两人忽然间的十指紧扣,立即面红耳赤,神色激动地同身后其他少女一齐说起了什么。


“我就说他们一定有不可告人的关系……嘿!”


“十指相扣诶~还都这么帅,我快死了……”


“肯定是明星!!我想和他们合影……诶,人呢?”


  此时荒已经拉着苍风一目连向着人群之中走了去。


“人很多,不要松开我的手。”


  就在苍风一目连试图抽离自己的手的时候,荒这样说道。


  可是,握着并非心悦之人的手,这样一定会在事后让那个人感到气恼……


  自己只是和荒同寮的阴阳师式神,现在所做的一切虽然都只是为了帮助荒。为了能让他顺利表达心意。


  但是,自己终究不是荒心中的那个人。


  自己只是荒的友人。


  不是那个人也没有大碍。


  作为友人,就挺好的,不是吗?


  苍风一目连蹙紧眉头,用手揪住了自己心口的和服。不知道为什么,心口忽然像是被针扎了一下。


  他正感受到一种不好的情绪在自己的身体中滋生,他不希望这样,他拼命地拉回自己的思绪。


“啊!”


  街道上忽然涌进来许多人,不断向前的拥挤。结果,苍风一目连一个踉跄,豁然扑向了荒的背。


  使用风可能会伤到荒,他收住了攥在自己手心的风,直接导致他整个人贴到了荒的身上。


  隔着衣服,他感受到了荒背上紧实的肌理。十分尴尬,他立刻退后几步,站直了自己的身子,而自己的手也在这个时候松开了。


“对不起,撞到你了……人太多了,我不是故意的。”苍风一目连仰头看着荒向后回望的侧脸。


“没事,阴阳师说过,多撞撞会让人变得更结实。”荒一脸严肃地说着。


“噗……”苍风一目连忽然用手捂住了嘴,“我没有取笑你的意思……这句话,非常有趣。”


“我也觉得很有趣。”荒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


“是……是啊。”


就在此时,苍风一目连忽然从面前高大的人身上感受到了某种与往日不同的特质。具体说不出,但他能确定的是,这种特质会让他想要勾起嘴角。


  随后,荒再一次握住了苍风一目连的手,像是怕对方会丢了似的。即使手心都被握出了汗,也并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然而,就在拥挤的人潮渐渐散开之后,荒忽然在一处摊位旁停了下来。


“怎么?”苍风一目连望着面前的摊位,面前的中年男人似乎正在烹饪着某种香气扑鼻的食物。


“接下来需要用到这个。”荒转过头细心地解释道,随后正想同老板继续说话的时候,一个声音响起了。


“哎呀,是刚才的两人!”那穿着和服少女再次出现了,而此时,她的同伴似乎到别处去了。


“近距离看,真的好帅呀!”唯一不变的是,她脸上依然带着兴奋的表情。


  苍风一目连看见那名少女和老板说了什么,少女直接包好了两盒香喷喷的食物,递给了荒和苍风一目连。


“两盒章鱼想丸子!送你们啦!”那少女微笑着,脸上和耳朵上都红扑扑的。


“这……”苍风一目连有些为难,对于递过来的食物,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此时荒立即伸出手来拿过了苍风一目连的那一份,对着少女说了一声“谢谢”。转过身和苍风一目连交换了一下眼神,撩开自己的和服,从胸口内侧,掏出了几张纸币。


“那里……怎么放进钱的?从外面完全看不出来鼓着的迹象……”苍风一目连好奇之余,还是点了点头回应,摊开手悄悄地让一股风携着纸币被吹到了摊位了旁小桌上面。


“跑。”随着荒的一声低语,他们便手持着章鱼小丸子一路狂奔着离开了摊位,待少女发现纸币的时候,两人已经跑得没了踪影了。


  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火烧云挂在天边,直到最终湮灭了它最后一丝光亮,彻底进入黑夜。


  两人跑得累了,找了一处僻静的草坪坐下来休憩。

无奈,草木虽好,但蚊虫太多。苍风一目连掐了掐手指,几道风盾便围在了荒和自己的周身。


“我很久……没有这么累过,也没有这么畅快过了。”苍风一目连说着说着,闭上眼睛,轻轻地笑了一下。


“你能开心就足够了。”荒幽幽地说着。


  随后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举起手中装着章鱼小丸子的盒子。盒子被捏得有些变形,但万幸里面的食物无大碍。


“你能喂我吃这个吗?”荒已经将章鱼小丸子推到了苍风一目连的面前,“等下我再喂你吃。”


“这是约会里非常重要一环……对我有很大的帮助。”荒接着说道。


“我明白了。”


  苍风一目连接过章鱼小丸子的盒子,他只拿了一盒,另外一盒被用风护住后放在了草坪上。


  随后他用木签戳中一个沾满沙拉酱的丸子,将盒子放在自己的腿上,一遍用手在下方接着,一边伸出手伸向荒的嘴边。


  荒微微张开嘴咬了一半,咀嚼之后咽下。


“沙拉酱沾到嘴边了……”苍风一目连提醒道,荒听罢,下意识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一瞬间,苍风一目连屏住了呼吸。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对荒舔舐沙拉的动作,有些过激反应了。


“还有吗?”荒眯着眼睛询问着,抬头望着苍风一目连,眼神中带着丝丝期许。


“没,没有了。”


“味道不错,你要不要尝尝?”


“好,好的。”


苍风一目连刚回答完,自己的嘴唇就封住了。


  始料未及,他还未来得及将对方推开,自己的舌就与对方的纠缠在一起。


  完全推不开了。


  一阵亲吻之后,荒稍稍向后退了一点,又意犹未尽的亲了亲苍风一目连的嘴角。


“味道怎么样?”荒此时说话的语气,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如同吃饭睡觉一样平常。


“很好吃,但是这样的事,你选错了对象。”苍风一目连放低了声音,他起身,站起来就要离开,“我当作顺势而为……”


“不过很抱歉,约会的预演进行不下去了,我会先回……”苍风一目连话还未说完,就感到自己衣袖被人给拽住了。


  像是无声地在说着“不要离开”。


  这样想的时候,他脚下的步子忽然间就迈不开了。

“那个人,就是你。”


“你说什么?”苍风一目连露出惊愕的神情。


“我心中的人是你。”荒目不转睛地望着面前之人,像是要将对方揉碎了拆吃入腹。


“可是我……”


  苍风一目连刚开口想要回复什么,声音却淹没在了忽然炸开在天空的烟火声中。那想绚烂的夺目的光彩映照下来,让他觉得自己仿佛霎那间进入了梦中。


  而荒此时则牵起了他的手,凑近他的耳畔,开口说出了埋藏已久的话语。


FIN





评论(10)
热度(88)

© 回旋婉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