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均不开放转载搬运授权。双龙组(荒x一目连),狗崽,茨酒,光切,海暗,锤基,贱虫,双黑太中,静临,土银,瓶邪,荼岩,承花,仗露,茸米,西乔,杰埼,杰佣,韩叶,岛崎辉,露中,胜出,雷安,拆逆都不吃。墙头多,写一部分最近狂吃和可能产粮的cp。

【ShikiXAkira】Sangue (咎狗之血end1衍生文)

是n+c游戏《咎狗之血》的轮椅结局衍生文。

旧文搬运。

2010年写的,约6万字。

内容,有血腥,猎奇,文风尽量保持和游戏内文字风格相类似。

CP:ShikixAkira

第一章试阅

01

如果停止呼吸,闭上双眼就是死亡的话。

那么这种触感到底是什么。

活生生被撕裂,苟延残喘。

终日无休止的杀戮,混杂着腐朽血腥还有由人内心萌发出的绝望。

就这么腐烂而污浊不堪的生存着。

在这个找不到光的世界。

扼死的秽面,抑制的愤怒,都被沉默所掩埋。

没有希望,带着真实的憎恶与疯狂徘徊在期间。

布满阴霾。

Akira行走在夜色中,细微的喘息声近乎听不到。

绝对的寂静。

空气显得压抑而潮湿,令人浑身上下感受到不和谐的气息。

他不过是到酒吧里去买一些必备的东西。

对于第三次世界大战以后的城市来说,所谓的真正的商店根本不存在。

然而一些生活的必须品往往只能到那些坐落在阴暗角落的酒吧中才能购买的到。

比如吃的,比如水,还有绷带和药酒之类的。

但是,自那件事之后,那些所谓的口口声声大叫着像狗一样狂吠着还勉强称的上【人】的东西,总是会存有侥幸心理或是幻想终有一天可以一血前耻。

有的甚至不惜花大把金钱在底下黑市悬赏,或是亲自拿武器来送死。

不过目标不是Akira,而是另一个Visukio之王的存在。

但是Irure(王)现在却——内心沉睡着。

这就是目前的的状况。

Akira放慢了脚步,微眯起眼睛。

觉察到了身后极力隐藏的杀气。

不过是杂碎罢了。

毫不起眼的杂碎。

但是在那个人眼中,Akira曾也是那样的存在。

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而产生由量变到质变的变化。

不过,某些微观的东西却是用语言所无法形容的。

那双红色的眼睛,仿佛正傲视的俯瞰一切。

思想却没有任何波纹的激荡。

难道就这么——颓废了吗。

走到城市黑暗狭窄的拐角,那个拥有浅灰色头发的青年消失了。

尾随的人发现目标的缺失霍得的自乱了阵脚。

未反应之时,脖颈已经被后方出现的银色刀刃舔舐。

一但被血渲染,将散发出慑人的狂气。

“杂碎。”

那个被抹杀甚至连面容都不曾出现过的人被Akira贯以这样的头衔以后。

痛苦而丑陋的死去。

所谓的同情心和怜悯,早就不复存在。

或许是刻意的,在这段时间里,Akira拿起那个人的刀,替他清理原本应该由那个人清理的渣滓。

至于为什么会做到这一步,Akira自己都不清楚。

毕竟,那个人曾如此残忍的对待过自己。

然而自己却拿着那个人的刀,杀掉一个又一个那个人的复仇者。

甚至模仿那个人的语气,说着本该由他说的话。

这到底是执着还是该说愚蠢。

或许这仅仅是对一个人的憎恶而衍生过来的。

Akira曾这样告诫过自己。

但是内心为什么会如此动摇。

于是,在Irure带Akira离开丰岛后沉睡的两年,Akira便一直未曾离开。

非要说理由的话,是想要守护那个人吗。

Keisuke死了,Rin死了,Nano死了。

那么,活下去的唯一理由,到底是为了什么。

那个人。

现在这种状况。

不能离开。

抱着这种单纯的想法,Akira就这样独自照顾完全无法自理失去自主意识的Irure两年。

不知道这样下去还会有多久。

……

发不上正文全文TWT

下面是文的地址( *・ω・)

全文:http://pan.baidu.com/s/1geKAUsF 提取:cz6x

评论(9)
热度(206)

© 回旋婉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