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均不开放转载搬运授权。双龙组(荒x一目连),狗崽,茨酒,光切,海暗,锤基,贱虫,双黑太中,静临,土银,瓶邪,荼岩,承花,仗露,茸米,西乔,杰埼,杰佣,韩叶,岛崎辉,露中,胜出,雷安,拆逆都不吃。墙头多,写一部分最近狂吃和可能产粮的cp。

【双龙组】消逝之风(六)

 前几章链接: 01 02 03 04 05


《消逝之风》

CP:荒X一目连


  自从晴明将近探查之事坦言之后,荒再次幻作少年的模样,头发如瀑般淌下来,身着白色直衣,即刻便要出发。


  一目连虽并非首次见得荒变作这般,只是现下,再一次亲眼所见变幻之过程,饶是觉着新鲜。虽然身形是小了一圈,但在其面庞上,虽是少年的脸孔,该属于少年的青涩却全然消散。


  取而代之的,是凛然和孔武。


  荒侧过身子看了一眼站在其身后的一目连,他拉了拉对方的衣袖。现在的他,手脚也都较之前小了许多。


  “走吧。”


  见一目连没有出声,他手指舒展,转而拉住一目连的手。


  此时一目连掌心传来的温度与普通人类并无太大差异。这令少年模样的荒不禁在脑海之中回忆出一目连妖冶时那冰冷的体温。


  或许那样,会更加真实。


  当他的手触碰到一目连的掌心的时候,太过明显,他感受到了对方的手轻微颤动。如同蝉翼被微风轻轻掠起。


  虽浅而淡,但确有移动的迹象。


  “你有何疑虑?”


  荒蹙眉,他知晓自己这般样貌的确一时叫人难以习惯,却还是未能控制住,将心中不解吐露而出。


  “不……只是在想,荒你曾经竟是这般模样。”


  一目连话语如同微风,字句不重,轻轻飘过耳畔。荒抬起头,望向一目连,他惊诧于自己竟然能从一目连平静的话语里轻易读出对方的情绪。


  仅仅几个字,就已经听出了惊叹、困惑和溢于言表的欣喜之情。虽然这些情绪被明晰了,荒此时却突然增加了茫然。


  他曾为神子,为海边的村人预言即将抵达的灾祸。


  自始至终,没有人对他的降生由衷感到的欣喜。


  当时,人类崇敬他,不过是因为其能够准确预知灾厄。


  然而,人类也畏惧他,也因为其能准确预知灾厄。


  当这种能够庇护的力量不再被拥有的时候,他就成为了一颗被抛却的棋子。


  善意被歪曲成谎言,温柔被践踏。


  身上的温度在沉入深海那一刻变得寒冷刺骨。


  而此时,他却在一目连的身上看到了“欣喜”的情绪。他并不明了这种情绪的产生。


  是在看到他曾经模样而欣喜?还是在为他曾经为“人”而感到欣喜?他并不能够准确断定这种情感,只能这种情感归为不可预测的“未知”。


  就像晴明所述的,万物皆有“咒”。那此时这种盘踞在胸口不可名状的东西,约莫是一目连无形之中施加于自己身上之“咒”。


  越是深想,他竟有了烦躁之感。少有思虑不得其解,他只得松了一目连的手,径自拂袖走在了前面。


  一目连望着着白色直衣的少年的背影,觉察了少年的异样,却是眯了眯眼睛,随后迈开步子,紧跟上去。


  二人走出晴明宅邸大约一百五十尺,西北方位,牛车就那样霍然出现在眼前。那车前方是粗绳栓着一头通体棕黄的水牛,静谧的站定在那处。无人牵引,像是有灵慧一样,不出声,尾巴也不摆动。


  似是蚊虫也无法近其身。


  那牛车后方则是以竹子制成的厢,前后均有薄布,和竹帘。而在厢内墙壁上,则绘有色彩艳丽的图画。那颜色,艳得晃人眼。


  不禁叫人怀疑面前所见乃是那宅中的阴阳师方术所幻化。


  荒停下脚步看了一眼,并无多虑。直来牛车后方,用手掀开竹帘之时,内里的薄布自行卷了起来,整齐收在了厢内的顶端。


  荒略一皱眉,转过身子,如下意识般,向一目连伸出了手。


  “上来吧。”


  一目连顿住,而荒也意识到自己现在这幅身躯,做出这般动作甚为奇怪。这牛车也并非需要帮扶才能登上。于是荒便侧过身,将手收回衣袖之中,先行坐在了牛车内靠右侧前方的位置。


  一目连自是扶住了牛车厢的内壁,轻松便登上了车,坐在荒的后方。荒靠在厢内,或许现在是“人”的模样,双脚伸展开去,姿势随意了些。


  相较之下,一目连则跪坐在车内右侧,位于荒稍后的位置,双手掌心贴服放于膝盖之上,神色温和之余,多了一分肃穆。


  而那无人驱役的牛车,竟如神迹一般,待二人都都坐好后,牛车缓慢向前驶进。


  竹帘摇晃,车身颠伏,行进了一会儿,从车外穹顶处传来幽幽笛声。


  荒未睁开眼,那乐音徐徐随着风飘入竹帘之中。


  音色凄厉哀婉,绵延不绝。


  乐音萦绕,郁结,渐趋消散,最后归于平静。


  “大抵是晴明安排的。”


  一目连微微垂眼,对这忽然兴起而有迅速结束的笛声做出了解释。荒并没有多说话,笛声虽已戛然而止,却仿佛还有弥留。


  荒忽然转过身子,望向一目连。他此时黝黑的眸子格外澄澈,却有因为时间的沉淀而徒增了一份深邃。


“等事情结束了……”


“怎么?”


  一目连话语柔和,眉眼舒展。他却未曾想到此时少年伸出了手轻轻碰了碰他的脸颊,一时之间不知该做出何种反应。


“和我一起……去听乐师的演奏。妖或者人类的,都可以。”


  荒说完,便转过身子,继续隔着竹帘,望着牛车外那一亩见方的路面。


“好的,那就算作是约定吧。”


  一目连答应道,而荒此时正望着前方,像是在躲避什么无可预知的事似的。待他看前方的路面有些困乏了,再转过身子看一目连的时候,对方已经靠着厢内陷入了沉睡。


  一目连安静的睡颜犹如一滩毫无波澜的水。


  若不是凑近能听到其呼吸细弱蚊吟的呼吸声,他陷入小憩的状态,静如死物一般。荒克制住自己想要抬手探对方鼻息的冲动,但还是伸出了手,将对方滑落在脸颊的发丝别在了耳朵之后。


  在行驶了一段路程之后,牛车忽然停了下。


  一路没有声响的牛忽然叫了一声。


  一目连此时也瞬间睁开了眼睛,他微微皱眉,似是刚刚睡意正浓被搅扰了。他起身弯腰,向左前方迈了一步。在荒之前,撩起了竹帘。


  “何事?”


  他看见了牛车前方一衣衫褴褛的老汉正趴伏在地面上无法动弹。那老汉面部朝下,脸上看不真切,单从身形上,瘦小如同孩童。衣袖之外的手指骨节,枯瘦如柴梗。


  一目连正要下车,荒伸手拦住了他。他向他示意。


  在事态未明了之前,需事事小心。


  “待在车上。”


  荒说完,便先一步从牛车上掀开帘子走下来。


  “这种时候,我应该待在你身边。”


  而一目连并未听取荒的话语,紧随其后。


  他凑近,将老汉的身体翻转过来。


  那是一张面目极其可怖的脸。双眼的眼球已经不见了,只留下空荡荡的眼洞。面部密密麻麻不瞒着被啃食的小孔。


  荒稍一用力,老汉原本破碎的衣衫边成碎块落在了地面上,甚至能听到身体里骨头早就碎成千百块的声音。


  荒略微震惊地看着面前的“人”或许,那已经不能称之为“人”。


  “人”胸前瘦得肋骨分明,而腹部却被啃食掏空了。什么都没有。鲜血也没有。


  面前这个人,被吃了。


  一目连头上忽然显现出妖化的角。他皱眉,不忍直视面前的死尸。


  “他死了。”


  荒轻轻放下老汉的躯体,那身体在接触地面的时候,如同一滩烂泥一样,堆砌在了路面上。


“呀——呀——”鸟鸣之声打断了二人的思绪。


  荒直接拉过一目连正要驭使风的手,让对方站在了自己的身后。


“后退!”


  骤然间,通体漆黑羽毛的鸟如同黑雾一样,从天空降下,全部都扑到那具尸体上。窸窸窣窣,空气之中弥漫着吃食腐肉的声音。


  只须臾间,那具倒在地面上的人体便什么都不剩下。


  “来了。”


  那些黑色鸟吃食完之后,忽然开始尽数向一目连和荒所站的位置倾袭过来。


  刹那间,一目连抬手迅速催动符咒,无色无味的风形成屏障将牛车给笼罩起来。那些鸟疯魔了一般,尽数往屏障上撞击,四周血肉飞溅。


“荒,靠近我!”


“交给我。”


  此时荒已然恢复了青年模样,他拔刀,斩杀了一只双目腥红的闯进了风屏障之内的食尸鸟。


下一章:【07】


PS:音乐BGM配合 住友纪人的《月光の舞》食用更加。

音乐《月光の舞》: http://music.163.com/#/song?id=516089&userid=123833921

评论(6)
热度(56)

© 回旋婉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