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均不开放转载搬运授权。双龙组(荒x一目连),狗崽,茨酒,光切,海暗,锤基,贱虫,双黑太中,静临,土银,瓶邪,荼岩,承花,仗露,茸米,西乔,杰埼,杰佣,韩叶,岛崎辉,露中,胜出,雷安,拆逆都不吃。墙头多,写一部分最近狂吃和可能产粮的cp。

【双龙组】消逝之风(七)

前几章链接:01 02 03  04 05 06


《消逝之风》


CP:荒X一目连


  锐利的刀刃犀利的劈开开正前方的空气,那些原本准备以肉体来冲撞风之屏障的黑羽鸟在还未彻底接触到风的时候,便被整整齐齐切成了两半。


  荒侧身挥单手挥刀劈砍,空中,刀锋所到之处闪过刺目的寒光,原本袭向他身旁的凶禽全部成了冰冷的躯体。它们的鲜血,溅到空中或是流进地面腐烂的泥土里。


  霎时间,空气之中弥漫着血腥的气息。地面上满是不完整的肉块和混合着污泥的羽毛。


  荒断定,那些黑羽鸟,在未被彻底斩掉头颅失去可以张开双翅的气力之前,攻击便是无休无止。


  他蹙眉,轻碎了一声。


  “把风之结界打开。”


  一目连来不及侧过头,语气急促道。


  “不,这太危险了!”


  就在这时,荒忽然提刀,向着一目连刺了过去。


  躲避的话,已经来不及了。


  一目连在那个时候,忽然开口叫了对方的名字。


  “荒……”


  刀刃迅猛地贴着一目连耳廓径直刺向其身后一只浑身浴血的鸟。那只鸟整个身子被刀剑所刺穿,抽搐了一会儿,直到口中开始淌血,便睁着眼睛不动了。


  荒抽微微转动刀锋,刀刃在其右侧划过弧线,挑破黑翼鸟的颈侧。那暗红色的鲜血不可避免的随着荒的动作,沾了几滴到其面颊之上。


  “你不会伤你……你知道,我无法伤害你。”


  荒在说话间,用左手拇指轻轻擦掉了脸上的血迹。即刻,他将刀锋调转,刺破了从其背后袭来的一只食尸鸟的头骨。那只鸟发出痛苦的悲鸣声,向后扑棱了几下,便从空中跌落在地面上,瞬间成为一滩血肉。


  他长吐一口气,靠紧一目连的背后,侧过头道。


  “相信我。”


  荒的话语简洁有力,仿佛出声一个字,便重重地敲击在听者的心尖上。


  一目连一时语塞,他的心绪如同麻绳一般杂乱。


  在刚刚,他以为荒酱刀刃挥向了自己,而现在,在听到对方说了这些话语之后,他有觉得有些不知所措。他知晓犹豫是致命的,他现在只能选择去相信,除此以外别无他法。


  “好的。”


  他未多说出字句,便已经将自己的手指轻捻。霎时,包围在两人周身外的风的屏障于正前方开了一到容一人通过的缝隙。


  在罅隙开启之时,理智被蚕食的鸟也在瞬间想要往屏障之中飞扑。仿佛不知疼痛一般,身体被风的利刃给切割得血肉模糊,也依然凶猛地嘶叫着。


  一目连猛然睁大了双眼,他来不及做出其他反应,一道黑影便从他的身侧冲了出去。对方身旁所牵动的风中,肃杀之气溢出。


  眼角下方忽然有轻微的刺痛,随后便是有些冰冷的液体从横切开的伤口处流下来,一直淌到下颌,低落在了地面上。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受的伤,或许是被鸟缩啄伤,或许是被风所伤。但这些都不重要了。


  此时,他顾不上其他,直接张开自己的掌心,迅速抬手,让风护住了荒的身躯。


  那道黑影,太快,快得令人眩目。快到令一目连无法明确当时的风之护盾是否已经覆盖在了荒的身上。


  稍有差池,便是万劫不复。


  一目连并没有来得及眨眼,荒已经冲进了风的屏障之外的鸟群之中。对方的身影瞬间被黑色吞没,原本闪烁着冷冽寒光的刀身也失去了色彩。


  对方已经冲出了风结界之外。


  虽然一目连想要相信对方,但是他的心口却久久无法平息下来。


  因为,目之所及,全为掺杂着浓郁腥味的黑。那种色彩,仿佛会吞噬一切。


  一目连脑中忽然闪现出荒身着黑色甲胄站在面前的影子,那影子虚幻而缥缈,仿若转瞬间就要消失。他想要开口叫住荒,口中忽然变得干涩异常,根本发不出声音。


  他知道,荒还带着晴明所设的封印,而其手上所持之刀乃普通的刀,没有“咒”的加持。在斩了许多只猛禽之后定是有些钝了。


  就这样莽撞地没入那群猛禽之中,若是发生意外,结果可想而知。


  一目连咬牙,不愿往不可估量的方向料想。他退后,伸手拍了一下棕黄色牛的额角。


 霎时间,整个牛车都被罩上了一层强劲的风。


  与此同时,一目连抬手臂,在自己的正前方形成了扇形的风屏。他的额角已经开始渗出汗水,混合上被细微伤口流出的血液,将其颜色冲淡,稀释。


  若是长时间维持下去,自己会被消耗至死。


  那些鸟仿佛无穷无尽一般,用生命来磊筑出血与肉的墙。一目连知晓此事,他只得勾手,将风之结界解除。


  与此同时,黑翼鸟群之中传出一声痛苦的低吟。


  “荒!”


  一目连惊呼出声,那是荒的声音,辨识声音上,一目连确信自己不会出现纰漏。

 

  他透过风听到荒的声音的瞬间,他的沉静险些面临崩塌。因为“风”告诉他,他加注在荒身上的屏障,此时已经破损了。


  必须马上赶到荒的身边。


  一目连将袭向自己的黑羽鸟大量聚拢在身前的扇形风区,用指尖抹了自己脸上的鲜血,滴了进去。地面红光乍现,以风筑成的牢笼已成。


  只听见鸟雀的凄厉之音越发浓烈,却是只能在里面疯狂挣扎,暂时飞不出来了。


  而就在此时,几道银光闪过,那些聚集成球状的鸟尽数被斩成两半。剩余的的鸟雀,也被刀所散发出的寒气给逼得向四周弹开。


  荒浑身浴血地走了出来,步履有些不稳。一目连快步跑去对方身旁,将荒的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肩上。


“我用风……护你。”


  一目连惯常平静的脸上,此时充满了慌张以及不安。他手心聚集着一团柔和的风,缓缓得推向了荒的胸口。


  荒眯了眯眼睛,咳嗽了一声。在接触到对方掌心的同时,身上的疼痛和不适感瞬间缓解了不少。而他顺势便抬起手揽过一目连的身子,用额头蹭了一下对方的额头。随即便退开,用另外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咳嗽了几声。


  “咳咳……我没事。只是,有封印压制力量,稍微有些棘手。”


  一目连愣了稍许,决定不去揣测荒此时做这个动作的深意。


  “先回牛车。”


  而在牛车旁被困在扇形风区内的食尸鸟群见无法挣脱逃出,便像是被无形牵引一样,全部撞向风的内部,除了还有少许几只未彻底死透的,如枯枝一样的脚爪在蜷动,其他的全部都成了混杂着血与残破肢体的肉泥。


  一目连手指回旋紧握,收了那扇形的风障。瞥见鸟雀苦痛不得求死之状,忽然觉得心口郁结,心中不忍。


  “怎么?”


  他站立了一会儿,在荒的声音之中回过神来。


“走吧。”


  荒进了牛车之后,预备靠在车右侧内壁小憩,却被一目连强按下侧躺在其股上。荒僵硬了一会儿,便决定闭眼。


  他无法彻底入睡,只是单纯紧闭上双眼。当时,他冲入鸟群之中时,竟然不自控下意识催动体内的力量。脑中全部都是紫黑色的烟气,如同藤蔓一样瞬间从他的颈侧,爬满了他的全身。


  他竟然有了想要破坏掉颈侧封印的念想。


  这之中一定隐藏着什么。而这背后,与自身的异样绝对密切联系着。


  念头产生的同时,他被颈侧处传来的烧灼般的疼痛感燎得倒吸了一口寒气。就在那时,他听到了一目连叫自己的声音,而他的意识也被拉回。


  若不是那时听到一目连的声音……


  荒无法预知这之后将发生什么。


  在二人都坐在牛车内休整之时,牛车外,翅膀振翅的声音伴随着木屐踩在地面响起。


  “你是?”


  一目连听到声响之后,掀开竹帘,探头望去。荒也坐了起来,屈膝,手臂放在自己的膝盖上。


 "在下鸦天狗,奉晴明大人之令,带二位前去……”


  一个带着面具,身后长着羽翼的少年模样的妖站在牛车旁。他的声音充满着生命的气息。他是活着的妖,这让刚刚经历了一群疯如死物般的禽之后的正处在牛车中的二人,找回了一丝实感。


  “劳烦你……”


  一目连话语未落,后半字句已经被打断。


  “吓——!”顷刻间,一只浑身是血的黑羽鸟忽然从地面数不胜数的同类尸体之中腾空而出,迅速扎了过来。


  甚至连伸手保护都做不到。


  鸦天狗捂住自己被鸟喙洞穿的胸口,喷出一口鲜血,手握薙刀插进地面泥土,跪倒了下来。


TBC

配合BGM食用更加:http://music.163.com/#/song?id=532343&userid=123833921  《モノノ怪::ムナシ怪~munashige~》



评论(4)
热度(38)

© 回旋婉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