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均不开放转载搬运授权。双龙组(荒x一目连),狗崽,茨酒,光切,海暗,锤基,贱虫,双黑太中,静临,土银,瓶邪,荼岩,承花,仗露,茸米,西乔,杰埼,杰佣,韩叶,岛崎辉,露中,胜出,雷安,拆逆都不吃。墙头多,写一部分最近狂吃和可能产粮的cp。

【双龙组】高考应试作文题目写双龙组同人文4篇

CP:荒X一目连


光是写了4个高-考-题,尽量写城同人文,还尽量切合题意,笔者就已经写瘫了。


OOC属于我,大家娱乐娱乐就好。祝万千考生都能考出理想的好成绩!


 


北-京高-考大作文题二选一


  北-京高-考大作文二选一:新时代青年、绿水青山图


1、今天,众多2000年出生的考生走进高-考考场。18年过去了,祖国在不断发展,大家也成长为青年。请以“新时代新青年——谈在祖国发展中成长”为题,写一篇议论文。


2、生态文明建设关乎中-华民-族的永续发展,优美生态环境是每一个中-国人的期盼。请展开想象,以“绿水青山图”为题,写一篇记叙文,形象展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美好图景。(北-京青年报)




选第二个题目


《青山绿水图》(小说散文化倾向)


  荒X一目连

  一目连刚从睡梦之中醒了过来。他望着身边仍然处在睡梦之中的荒。他眯眼勾起嘴角,伸出自己的手玩闹似得用食指和拇指扯住了荒的脸颊。


  “恩……”清梦被搅扰,荒只得睁开惺忪的睡眼。而他眼前,则是自己的恋人玩味的表情。


  他叹了一口气,忽然一个下拉便将对方给拥进了怀里。嘴唇轻轻地在对方的额头上印上一吻。


  一目连忽然有些不敢看荒。他赶紧推开了荒,立刻套了一件衣服。便端着紫檀木做的杯子,接着当地的澄清的水,在口腔里咕咚咕咚几下,便是洗漱完毕了。


  后来,两人从小镇上走出来。一路上下起了阴雨。


  天气并没有大好,但是这对于两人来说,却十分难得。毕竟平日工作的忙碌,城市的喧嚣,已经让人心变得快要僵化和麻木。


  一目连长呼出一口气,他从背包中迅速拿出之前已经备好的伞,笑眯眯地递给了荒。


  他柔和的声音随着带着浅浅凉意的风被吹散在荒的耳畔。


  他说:“你来吧。”


  荒接过伞,诧异于一目连头一次这般主动依靠自己。叹了一口气,将伞撑开,一把揽过一目连的肩膀,让他靠近自己。


  冒着雨,他们爬了山,山上的泥巴糊满了鞋子,也丝毫阻碍不了两人的热情。四周都是葱郁高大的树木,少了人的气息,多了青草和树叶的味道。


  他们最先抵达的是由树所天然形成的拱门,细长的树木藤条和经络交-缠在一起,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尽显。一目连用手摸了摸旁边用红色漆所浇筑的楷书大字,上面写着“星月门”。


  穿过“星月门”,是一道直接通往山中的小路。虽然雨水并不大,但路面湿-滑十分不好走。


  荒由于重心不稳,脚底打了滑,手忽然间按住了一目连的肩膀。


  “抱歉……”荒面色稍有尴尬。一目连摆摆手,示意继续前行。


    雨势并没有增大,下了一会儿之后便是停了。


   忽然的放晴叫人一时之间有些无法适应。荒收起了伞,随着他手的摆-动,雨伞上的水也洒了下来。


“这天气,倒是挺像你的。”一目连笑着,忽然伸出手戳了戳荒的脸颊。荒并没有多说什么,一把抓-住了一目连的手,叹了口气。似乎是已经习惯了身旁人偶尔的戏-弄。


  将伞整理收束在在塑料袋并背进背包之后,继续向前行进。这里并非是未开发的景区,而由于并非旺季,这里并没有出现人头攒动的景象。路面可以看出来,原本是密集的的草丛,然后用石头开辟出来一条小道出来。


  小道的石头是取自山本身。即便是被铺成了富有“条理”的小道,依然与周围浑然一色。温和的阳光带着潮-湿的气息,透过零碎的树叶照射在地面上,光斑俏-丽而可爱。 


  一目连忽然来了兴致,猜着光斑一路蹦蹦跳跳。仿佛,现在他是一个顽皮的孩子。而荒则在身后,静静地看着他。


  嘴角不自觉勾起弧度。


  他们是抵达了山腰了。而在行进的过程之中,并没有看见太多人为的伪饰,就连仿木的扶手栏杆也没有见到。唯一有人工痕迹的,大约就是脚下被修筑的那条并不险峻的山路了。


  终于,一目连和荒到达了他们最终的目的地。那是藏匿在这座山之中的最为澄澈的瑰宝。潺-潺的溪流就那样自然妥帖地从山的罅隙之中流-出来,慢慢的汇集。


  溪水流速并不快,但是撞击山间石块之时所发出的声音,却如同轻快的银铃一样。


  一目连跑上前去,看着眼前的溪水。忽然转过身冲着荒招了招手。


  荒露-出困惑的表情,但还是凑近了耳朵。


  一目连声音很轻,仿佛随着溪水一起流淌了。或是蒸发化为天空的云朵,亦或者,沁入泥土之间,让许多沉睡的生命,睁开了眼睛。


Fin


上-海高-考作文题


生活中,人们不仅关注自身的需要,也时常渴望被他人需要,以体现自己的价值。这种“被需要”的心态普遍存在,对此你有怎样的认识?请写一篇文章,谈谈你的思考。要求:(1)自拟题目;(2)不少于800字。(上-海市教育考-试院)


《我需要你》(意识流)


  荒X一目连


  当一目连看到荒的第一眼,他想起了很多事情。包括他待在自己的神社之中看到络绎不绝的人向着他跪拜并且诉说着或是渺小或是浩大,或是正义或是邪-恶的愿望他都听到了。但是那些愿望如同一个个死死焊接起来的无法被轻易切割断裂的光环,裹挟着凌厉的风向一目连本人扑过来。那些光环割伤了了他的四肢百骸,他的神格被那些东西所伤了,浑身流满了鲜血。


  红色的液-体流淌了出来,被地面的泥土所吸收,孕育出了白色的花朵。自己伸出手摘下了一朵,不惧怕花粉可能会让他这样的神-经受不住而遭遇致命的打击,而是细细嗅了花的芬芳。他伸出手用手指摸了摸自己的鼻尖,发觉身上的疼痛的鲜血就那样消失了。

 

 他的脑海之中有无数的场景。鲜血从他的身-体上不见了踪迹,天空骤然下起了暴雨,那些鲜血就那样鲜明的漂浮在了空中,透-明的雨水将飞在空中的蚊虫给打落到了地面上,只有血,与雨水区分开,执拗地矗立在空气里。他看到那些血形成了一只鲜艳的的手,那只手指向了前方。他眯起眼睛,死命地往血手指向的方向看了过去,潮-湿的海盐气息就那样铺面而来。他缓缓地走上前,脚掌没入到柔-软的细沙里。夕阳橙色血红色的光芒交界在海平面上,他用双手在远处捧住太阳,他知道这是视角的问题,即便他知道,却想要这样做,然后用手轻轻一抹,用夜色将最后一丝光抹去。


  他头上的角生长了出来,眼瞳变成了黑色。他的肌肤变得冰凉,他抬头,看见了面深蓝的海水。捂着心口,一步步向着海水深处走了过去。周围的海水瞬间吞噬了他,他没有下沉,周围冰凉的触感还在,衣服湿-透了,却整个人都在向上漂浮。他在向上,他在向上坠落。一口鲜血吐出了口-中,闭眼之后再睁开,他便被面前带着刺的荆棘所刺伤。而他分明知道疼痛,却依然踏过荆棘,向前走了过去。


  令人感到诧异的是,走过了荆棘之后,双脚脚底便踩在了白色的棉花球上。受伤的脚的血液被棉花给吸收,瞬间变成了或红火粉的花。而红色带着黑色斑点的瓢虫飞过来,直接扯下了一颗最大的棉花球,掉落在地面上,用推的方式,将棉花推走了。


  漫天的蒲公英忽然飘落了下来。他伸出手,抓了一把放在手心,那东西融化了,甩了甩手心,是冰凉的雪水。


  一目连的意识被抽回,他笑着冲着对方招了招手。


“  我的名字是,一目连。曾经为风神。”


  “你可以叫我荒。”


Fin.



 天津高-考作文题


  阅读下面材料,根据自己的体验和感-悟,写一篇文章。生活中有不同的“器”。器能盛纳万物,美的形制与好的内容相得益彰;器能助人成事,有利器方成匠心之作;有一种“器”叫器量,兼容并包,彰显才识气度;有一种“器”叫国之重器,肩负荣光,成就梦想……


要求:①自选角度,自拟标题; ②文体不限(诗歌除外),文体特征鲜明; ③不少于800字;④不得抄袭,不得套作。(今-晚-报)


《有“器”方成大气》(议论文)


  双龙组


  万-事-万-物皆有容器,无论是渺小的蚁虫,还是浩瀚到无边的宇宙,都有承载起内容的“器”。物有器能承乾坤,人有“器”能成大业,天地有“器”则道法恒长,永生不息。


  物有器,千万种事,都有了规制。古时有人结绳记事,后有器-具来测量和审度。风神一目连那一方神社,也是寄托在当时人类的信-仰之下,通-过器-具测量之后建造出来的。只是起初的供奉,人们多会将食物放置在精美的器皿之中,不管是分量还是诚意都是足够的。而到了后来,那神社越发变得破败不堪,别是器-具,供奉的精美食物也变成了糠咽。可以这样说,当物品失去了器的容纳,它或许获得了短暂的自-由,但是等待它的就是消-亡的宿命。或是毁灭在时间的长河之中,或是葬送在其他生物的利爪之下。


  人有器,则包容万象。憎恶与救赎是与神明相绊相生的。但是包容,却是神所拥有的共性。这让神,更加贴近于人的形象。“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说的就是人应该像大海一样兼容并包,包容万象。可是,在残-忍的现实磋磨之中,要做到“包容”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当你拥有一项为他人所需要的能力的时候,其他的人会将你供奉上天,视你作神明,而当你的价值耗尽,你也将走到尽头,会被永远的抛弃,沉入冰冷的海水之中。即使是付出哪怕是身-体上残缺的代价来换得一方的安宁,却也换不回一句感谢。这时,还应该包容吗?这难道,不是愚蠢吗?盲目的包容会引人走向企图,不合时宜的谅解也会招致祸患。成为人很难,神,亦如此。


  天地万物有器,则万物生长消退,绵延不息。太阳东升西落,晨昏交替,月的阴晴圆缺,包括水总是从高处往低处流动,风总有起始和终结,种子发芽开花结果,大地有干涸和湿-润。又譬如人总得从年少迈向成熟。天地万物之“器”,,“如鱼有水,失之则死,不可暂无耳”。失之比得,得而必失,是恒定之基。而这种基础,也规制在无形的“器”之中。就像是,当风神逐渐失去了人的信-仰之后,他便无法在成为神。而要维持这一祈愿,则需做出牺牲,化作妖。


  总之,物之“器”,人之“器”,天地之“器”。三者缺一不可,正因三者互相关联,却又互相糅合,才能有现如今缤纷多彩的世界。


Fin


江苏高-考作文题


花自语,鸟有语,生活处处有语言。生命也可以用语言来解读,雕塑、基因……都可以用语言来传递。语言丰富生活,语言诠释生命,语言传承文明。请根据所给材料作文,自己拟题,文体不限,诗歌除外,不少于800字。(来源:南京发布)


《当人开始变换表述语言的方式之后》


(欧风翻译腔恶搞,OOC属于我OTZ,感受语言的魅力)


荒X一目连


  “嘿,我的神明兄弟。你在做什么?”一目连微笑着用手拍了一下正坐在椅子上的荒的肩膀。


  “滚远点,别多管闲事。”荒语气不满,但并没有打掉一目连的手,反而站起来,仗着他的那如同赛马一样健硕的体格,让一目连不得不松开了手。


  “喂喂,放轻-松点。我并没有要枪-杀你或者抢-劫你的意思。我只是,觉得你的名字,似曾相识。”一目连快速说完了一串话。


  “Allright,No discord, no concord. ”荒轻碎了一句,准备转身。


  他们在普林斯顿大学的学校外操场上,还没来的及离开,几个胸口丰-腴的女学-生正冲着荒眨着眼睛,其中一个还一手拿着课本,一手送上飞吻。


  “嘿帅哥!要不要一起去Pаrty?”


  荒皱紧眉头,有些不耐烦,但动作却十分绅士。


“很抱歉,我已经有约.”


  “哦天啦,那真是遗憾。”女生们捂住嘴。


  荒只能转过身,避开那些辣妞们火-热的视线,他并不适应这里的环境。 


  “要不带上你身旁这位可爱的小男孩怎么样?那个Pаrty非常不错。”


  荒微微欠身,直接一把拉过一目连向前走出了很远。一直到他们走到了图书馆前的林荫小路上。


“为什么不去和她们聊聊?她们挺可爱的.”一目连耸了耸肩膀。


“真希望上帝能把你这个蠢货给带走。”荒叹了一口气,用手捧住了一目连的脸,碰了碰对方的嘴唇。


“走吧,去吃土豆泥配上沙拉。”荒转过身,耳侧有些红。


  “好啊,聊胜于无。”一目连忽然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荒在看完这篇文章的手写稿之后,忽然将纸张揉成了一团。


“荒……冷静一下。”一目连安抚着荒,替荒到了一杯茶。


“恩……”荒拿着茶杯抿了一下,便没有多言。


“其实,如果有必要的话,我按照纸条里那样说话也是可以的。”一目连微笑着指了指荒手中的纸团。


  荒皱眉。手中忽然燃起了紫黑色的火焰,纸团瞬间化为了灰烬。


“那个愚蠢的人类阴阳师……”说话间,一目连-坐在了荒的身旁,直接靠在了荒的肩头。


“有机会的话,想尝一尝土豆泥是什么味道。”一目连微笑着说着,他靠了一会儿,便觉得困倦了。


Fin


 


 


 


 


 


评论(1)
热度(29)

© 回旋婉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