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均不开放转载搬运授权。双龙组(荒x一目连),狗崽,茨酒,光切,海暗,锤基,贱虫,双黑太中,静临,土银,瓶邪,荼岩,承花,仗露,茸米,西乔,杰埼,杰佣,韩叶,岛崎辉,露中,胜出,雷安,拆逆都不吃。墙头多,写一部分最近狂吃和可能产粮的cp。

【杰佣】《触碰》

前言:

深夜突发产物。文艺(?)风,OOC属于我。有一点肉沫,轻微意识流。梦境描写。杰佣杰佣。

 

《触碰》 by阿背

 

 杰克X奈布

 

  奈布床铺上做了一个诡谲的梦。在梦中他被炙热的海风吹拂着脸颊,忽然睁开眼,眼前是一片昏黑,就像是盯着他醒来之后真实世界之中的虚无的天花板。


  不过他能意识到这的确是梦境。因为原本加注在他身上的旧伤和新伤的疼痛都消失不见了。他很清楚,这些烙印在他脑海之中的印记,除非在梦中,否则,他将永远都无法摆脱掉。哪怕伤口都已经结痂愈合,哪怕那些伤痕都已经颜色浅淡到不仔细捕捉根本就分辨不了。他依然能够在真实的世界之中感受到。


  所以现在在这昏黑的梦的世界之中,他有些好奇也有些兴奋,这是他产生的第一反应。随后,他开始冷静判断,开始尝试大口吸入氧气,开始在这片虚无之中试图找准自己的位置。不过他在张嘴的同时,就感到后悔了。


  因为这实在是有够蠢的。


  在梦境之中,其实并不需要遵循太多现实世界的规章,大胆且超然的想象更加能够让人摆脱束缚。


  让心变得自由而洒脱。才能愉悦地享受这个梦境,不是吗?


  一个声音在奈布的脑海之中回荡着,他一贯以来都活得随性而妄为,所以当他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认为这就像是对正是雇佣兵的他反复说“嗨伙计,要不要去当雇佣兵,这活儿挺刺激的”一样。


  于是在脑中,他自觉忽略掉这层声音,让自己的全身心都放松下来。然而那迎面吹来的风似乎并没有停下来的打算,反倒是带上了几分凶狠的意味。


  他知道那是海风,他的嗅觉告诉他在那刺激着他皮肤的风之中有着太过明显的咸腥味。这味道虽然并不浓烈,却也已经告诉他这风的故乡来自大海。


  从哪里来便回到哪里去吧。


  那个在奈布脑海之中的声音忽然如同唱诗一样,开始低吟。声音沉缓却又带着愉悦地音调,听着竟然让人的心情真的好似变得如同跳跃在酒吧钢琴键上的音符一样,欢快了几分。


  他忽然不想很快醒过来。


  虽然梦对于他来说是除了降低他的睡眠质量以外没有任何实质意义的一种行为。


  不,与其说是不想,倒不如说是他没有办法在此刻忽然间就睁开自己的眼睛。如果此时,就在梦中的他的眼前,出现了昔日充满鲜血和尸骸的场景,他或许会产生短暂的抗拒心理。


  这种一闪即逝的感觉,让他的胸口犹如被插进了一把锋利的匕首一样。


  叫人呼吸困难。


  但是,心脏却依然剧烈的跳动着,那声音就像是有豺狼用满是獠牙的嘴将那颗心直接叼在了人的耳边。


  很可惜,这些都只出现于他清醒时的记忆之中。而现在,他在沉睡,记忆也像是被人刻意封存在了满是灰尘没有灯光的地下室里。


  他依然,不想醒来。


  这种感觉让他觉得还不赖。


  让他想起了,曾经自己在某一场庄园的游戏之中,满是伤痕的身体被水浸泡之后的凉意和疼痛感。


  当时,他似乎是遇到那个怪物了。


  黑色西装,没有面孔,哼着让人不明意义的曲子。


  是的,他遇到对方了。


  在坚持了许久之后,他最后受伤倒在了那个怪物面前。


  恐惧,不安,彷徨……情感仿佛在隐忍之后尽数全然爆发,却又在微凉的风和梦幻的极光之下悄然散去。


  “杀了我。”


  他当时这样说着,怪物无言地看着他。


  “别磨磨蹭蹭的,杀了我。”


  他又重复了一遍,用手捂着自己的心口,疼痛似乎连带着身体传送到掌心,然后牵扯到他的嘴角。


  话语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他没有耐心去揣测对方的心思,因为那意味着需要用同样的视角来观看这个世界。


  但是拒绝似乎是没有太大效用的,他看着眼前的怪物沉默的看向自己。不,甚至不能被称为“看”,只是能够在那夜色之中,感受得到对方视线的质量。


  任凭他丢出多少个厌弃的眼神,对方都视若无睹一般,站在他的身前。静静的,保持着缄默。一言不发,也没有任何行动。


  有些滑稽。


  那是一场人数并非为二的游戏,结果令他料想不到的是,到了最后,却只剩下了他和那个怪物。


  他跪倒在地面上,承受着伤口带来的痛楚,皱紧自己的眉头。然而疼痛却让他无法抑制住自己的喘息。


  该死。


  他这样想着。


  而面前的怪物,在此刻,似乎有了动作。就好像是能够同样感受到他的疼痛一样。


  可笑。


  然而他的思绪刚刚生成的那一秒,他的双脚就离开了地面。手因为惯性不小心向上伸展了几分,便是触碰到了那个怪物脖颈处冰凉的体温。


  很冷,像是冰冷的海水一样。


  他知道那并不是人类所拥有的体温。


  可是,对方忽然低下头,隔着面具,用嘴唇的位置轻轻地触碰了一下他的额头。着一举动竟然让他想要挣扎的心瞬间安静了下来。


  他震惊得无以复加。


  就在那一刻,在他的心底,似乎产生一种复杂的情绪。不可名状的,就好像是饥肠辘辘之后,忽然在眼前见到了一只肥美的猎物一样。


  他不能否认,自己非常抗拒,却又产生了欣喜的成分。


  这简直太矛盾了。


  然而那个怪物依然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用奇怪的液体般的身体,将他整个圈入怀中一样,走了一段距离。


  就在刹那间,他仿佛听到了对方心跳的声音。


  心动?对一个怪物?怎么可能?


  奈布·萨贝达忽然惊醒了。


  他皱紧眉头,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又一次在深夜醒了过来。这种事情从他遇到那个该死的监管者开始,就如同梦魇一样,在原本属于他睡眠的时间里,开始反复。


  床铺并不柔软,身上盖着的也是有些陈旧的薄被。在一片黑暗之中,他用手捏死了一只在身旁嗡嗡作响的蚊子,随意套了一件衣服,带上军刀,越过烛台,摸开门,向外走去。


  他必须弄清楚一件事情。


  当他径直来到一扇有着精致花纹的门前时,他屏住呼吸,掏出军刀,直接挑开了那道形同虚设的门锁。


  可是,床铺上却是空的。


  “白跑一趟?那个混球难道真的蒸发了?”


  他碎了一句,收起刀,转身决定回到自己的房间。


  就在转身的间隙,他却撞入了一个怀抱之中。


  他能感受到,那就是杰克。是庄园的监管者,是让他无法好好入睡的人。

  

  总算是解决了一件事,他想。


  他整个人陷进了床铺里,感受着对方现在有着温度的身体,在亲吻时候,用力咬了下去。


“我亲爱的小先生……我很想你。”


  杰克仿佛不知嘴唇的疼痛一样,继续温柔地亲吻着,顺势拽下松垮的裤子,进入对方的身体。


  “……闭嘴,杰克。”


  疼痛让他瞬间感受到了清醒。


  或许是忽然有温度的身体让人恍惚,或许是敞开的窗户吹来的海风太过温柔,又或者,他只是想要在这一次,遵循自己的内心罢了。


The end

评论(2)
热度(21)

© 回旋婉转 | Powered by LOFTER